社论:新加坡艺术大学软实力价值大

艺术大学采取独立学院制度,保留拉萨尔艺术学院和南洋艺术学院的自主性。(李健玮摄)
艺术大学采取独立学院制度,保留拉萨尔艺术学院和南洋艺术学院的自主性。(李健玮摄)

字体大小:

2022年9月5日

本地第一所由政府支持的私立艺术大学——新加坡艺术大学(University of the Arts Singapore,UAS),将于2024年开课。这在新加坡教育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反映了建国至今,社会经济发展后,社会对美育的要求进一步提高。艺术大学采取独立学院制度,保留拉萨尔艺术学院和南洋艺术学院的自主性。这个安排,展现了对这两所有杰出成就和历史的美术学府的尊重,也凸显了高等美学教育所应具备的灵活变通精神。

拉萨尔和南艺在艺术大学里仍是两个独立学院,享有独立的法律权益。拥有学位授予权的新中央机构UAS Ltd,将提供行政等方面的支持。拉萨尔和南艺会继续开办专业文凭和大学文凭课程,学生在武吉士一带原有的校园上课;UAS Ltd则设在这两所院校附近的国家设计中心。两所学院会合作为学生提供更多学习选项与机会,包括跨院修读学习单元、联办选修课如数码科技应用、亚洲美术等。

教育部指出,艺术大学能支持新加坡的未来经济,栽培多元人才,并支持新加坡发展为有创新能力的城市,在东南亚区及以外的创意艺术领域建立领先地位。就新加坡一贯的务实传统,经济效益考虑向来是国家决策的重要参考。融合物理、数码和生物等领域科技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带动了智能经济的发展,从中又催生了对创意经济的重视。作为创意泉源的想象力,则来自于美学教育基础。优质的艺术教育将培养学生大胆探索、创新与质疑的能力,同时又让学生能够理解与处理颠覆与包容之间的紧张,在跨界与融合中不断推陈出新,并且培养对人类非物质需求的高度敏感性。这种艺术精神,与当前创新经济的生命内核其实不谋而合。

然而,功利考虑并非艺术大学成立的唯一推动力,也不是最主要动力。毕竟艺术乃至艺术教育的投入,并不能很快产出经济效益,百年树人的教育不是做生意,其中艺术教育的所谓投入产出比其他学科更难测量。艺术大学的设立,反映的是新加坡“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的社会发展阶段,在满足物质生活上的需要后,开始重视精神层面的需要和心灵层面的饱满与富足。艺术大学所培养的人才,会极大丰富本地的文化艺术生活,能满足国人的文化需求,让新加坡社会上流动新鲜的创意、人民生活富有活力、国家富有魅力。

艺术大学的另一个重要意义,在于肯定多年来本地艺术工作者所取得的突出成就,为热爱艺术的青年一代提供更多更广的进修机会;颁发大学文凭,能让一些担心孩子出路的父母,放心让孩子追求自己的艺术理想。在提高本地美学教育的同时,艺术大学更有助于美育的普及,吸引家长在中小学阶段,就开始重视和鼓励孩子的艺术修养,让所有公民的各种才华,包括学术外的艺术禀赋都得到施展的空间。

不仅如此,艺术大学毕业生日后在各领域崭露头角,在整体上或能壮大本地的创新能力,特别是在文化艺术领域,让小红点在经济的硬实力之外,发展出与之匹配的软实力,实现教育部“在东南亚区及以外的创意艺术领域建立领先地位”的殷切期待。日本的工艺水准、当下的韩流、泰国的美食,都是这些亚洲国家国际吸引力的重要手段,新加坡若能发展出深具南洋特色的艺术产出,自然也有提升世界影响力的效果。

李显龙总理在今年的国庆群众大会上说,我们的先辈已经从落叶归根变成落地生根。跟历史知识一样,本土文学艺术有凝聚国家意识,强化集体身份认同和热爱所生所长的土地的作用。若艺术大学能培养出大批能创作深具本地色彩作品的毕业生,必然会产生更大的融合力,一方面让开放的新加坡更具备敞开胸怀的文化自信,另一方面也让新加坡焕发近者悦,远者来的吸引力。艺术大学任重而道远,一定不要辜负国人的期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