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关注俄石油限价令对通胀冲击

地缘政治的紧张局势、中国防疫措施松绑可能对能源需求的增加,以及产油国的产能制约,都将加剧石油供应吃紧的现象,并进一步推高能源价格。(李健玮摄)
地缘政治的紧张局势、中国防疫措施松绑可能对能源需求的增加,以及产油国的产能制约,都将加剧石油供应吃紧的现象,并进一步推高能源价格。(李健玮摄)

字体大小:

俄乌战事在今年2月开打以来,以美国为主导的西方势力持续对俄罗斯施加经济制裁的压力,迫使它早日结束军事行动。在最新一轮的制裁中,七国集团、欧盟以及澳大利亚一致同意,从本星期一(12月5日)开始,对俄罗斯海运石油设定每桶60美元的上限。

欧盟27个成员国也在当天开始,禁止俄罗斯海运石油进口。不过,这项禁令不包括从俄罗斯通过石油管道输送的石油。美国今年3月已经停止入口俄罗斯的油气与煤炭,英国则表明在今年底之前停止入口俄罗斯石油。

俄罗斯是全球第二大石油输出国,仅次于沙特阿拉伯。石油与天然气的出口也是俄罗斯的主要收入来源。美国率先禁运俄石油,目的是要削弱俄国经济,以阻止它将石油收入用以资助乌战事。

美国是全球最大的石油生产国,禁止俄石油入口对它的影响不大。但是,欧盟国家高度依赖俄罗斯的能源供应,因此在石油禁运与限价令方面存有分歧。不过,经过外交斡旋,它们最终达致协议。

根据限价令,俄罗斯海运石油的每桶售价不得超过60美元,否则七国集团(美国、英国、德国、法国、日本、意大利与加拿大)、欧盟和澳洲的油轮、保险公司和信贷机构将禁止为俄石油运输提供保险和金融等服务。由于主要的航运和保险公司总部都设在七国集团的成员国,因此理论上俄罗斯要将石油通过海运出口,就必须遵循限价令。

美国财长耶伦是限价令的积极推行者。她说,对俄石油设定价格上限,除了将进一步限制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收入之外,也将惠及那些受到高能源和高食品价格冲击的中低收入国家。

原油价格今年一度攀升至每桶120美元,目前在85美元左右,比限价令的60美元高出许多。美国及欧盟国家的论调是,对俄石油实施限价令,将能使其他国家以折扣购买石油,从而降低通货膨胀的压力。

不过,有分析师普遍认为,限价令既不能有效打击俄罗斯的石油收入,也不一定能压低油价。它反而可能导致石油减产,加剧石油市场的动荡。

业内人士指出,每桶60美元的价格上限接近俄罗斯乌拉尔原油的市场价格,因此对它的财政收入影响不大。此外,俄罗斯仍可通过其他渠道规避石油上限措施,包括使用本身的油轮运载石油或模糊石油来源地。而且,俄罗斯石油生产成本一般为20至30美元,60美元的上限恐怕不足以达到制约俄罗斯战争预算的作用。

欧盟国家在制订俄罗斯油价上限的分歧,反映了这个措施面对的两难。一些国家如波兰、爱沙尼亚以及立陶宛要求将价格上限订在接近俄罗斯的石油生产成本,让俄罗斯无利可图。但另一些国家担心,价格上限过低将导致俄罗斯减产或甚至停产,反而推高全球油价以及通胀。

俄罗斯表明不会向对实施限价的国家供应石油和成品油,并且警告欧盟,限价令将危及它们自身的能源安全。另一方面,包括俄罗斯在内的油盟+组织(OPEC+)在上星期天举行的视像会议上决定,维持10月定下的减产目标,即从11月起,在8月产量的基础上,把日均产量下调200万桶,相当于全球日均石油需求的2%。

禁运或限制价格,都会扰乱市场的正常运作。在1973年的石油危机,阿拉伯石油生产国禁运石油出口到西方国家,导致全球原油价格飙涨。当年,我国的通胀率高达20%,在隔年上半年上升至30%。另一方面,邻国最近相继出现鸡肉与鸡蛋短缺显示,限制价格造成供应吃紧,结果推高了产品的价格。

俄乌战事已经拖了九个多月,双方都把能源武器化。能源价格是通胀的主要推手。虽然能源价格最近回软,全球通胀也出现放缓的现象,但它仍然处于相当高的水平。石油禁运以及限价令可能引发俄罗斯的反制,这又可能带来更多对俄国的经济制裁。最终,全球的经济都将受到波及。

地缘政治的紧张局势、中国防疫措施松绑可能对能源需求的增加,以及产油国的产能制约,都将加剧石油供应吃紧的现象,并进一步推高能源价格。国人须为持续高企的通胀率,做好准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