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西方反移民政治蔚为风潮

荷兰极右翼政党自由党,在党魁维尔德斯(Geert Wilders,右一)的带领下赢得选举。维尔德斯反移民立场鲜明。(法新社)
荷兰极右翼政党自由党,在党魁维尔德斯(Geert Wilders,右一)的带领下赢得选举。维尔德斯反移民立场鲜明。(法新社)

字体大小:

荷兰极右翼议员维尔德斯(Geert Wilders)11月22日赢得选举,所属的自由党赢得35个议席,比国会第二大党多出10席,选举结果震惊舆论。这是西方反移民政治崛起的最新例证,在欧洲其他国家,甚至新西兰以及南美洲,反对移民且带有民粹主义性质的右翼政党,正获得越来越多选民的支持。在当下逆全球化的地缘政治环境中,反移民浪潮势必水涨船高,让自由贸易和世界经济合作面对更大的阻力。

维尔德斯在胜选后的言论,很能代表欧洲人当下的排外情绪。他说:“荷兰人希望人民能夺回自己的国家,我们将确保减少涌入的寻求庇护者和移民。”虽然荷兰的主要政党拒绝与他合作,使他恐怕不易执政,但他从边缘一下成为政坛主流,确实震惊了荷兰和欧洲舆论。此前,西班牙右翼政党也在7月大选中大胜,左翼社会党必须联合加泰罗尼亚分离势力政党,才勉强保住政权。

就在维尔德斯胜选的隔日,爱尔兰首都都柏林11月23日爆发反移民骚乱,警方说这是数十年来最严重的暴乱,爱尔兰总理瓦拉德卡形容暴乱是国家和全民的耻辱。一名男子在都柏林一个校园持刀袭击人,导致包括三个小孩和嫌犯在内的五个人受伤,一个五岁女童伤势非常严重,嫌犯被传是阿尔及利亚裔。向来强调包容移民的北欧国家芬兰,4月也出现政治逆转,要求限制移民的中右翼民族联合党与民粹主义芬兰人党胜出,组织联合政府,执政的社会民主党黯然下台。

在欧洲以外,主张收紧移民政策的新西兰优先党,11月24日加入由新西兰国家党与行动党组成的右翼联合政府。远在南美洲的阿根廷,右翼选举联盟“自由前进党”候选人米莱11月19日以近56%高票当选总统,他主张限制移民。这些政治上向右转的趋势都有一个共同点———反对移民。这一高涨的排外情绪原因错综复杂,除了经济上难以负担,来自异文明背景的移民不愿融入主流社会,都让西方社会选民不安。

这一不安反映在英国内政部长布雷弗曼因批评警察被解职。她在11月初发表文章,指责伦敦警方在维持治安时实行双重标准,对右翼示威者采取强硬态度,但纵容放任亲巴勒斯坦游行者。承诺限制移民的首相苏纳克为此面对政治压力,因为布雷弗曼在移民课题上立场强硬,但英国国家统计局11月23日公布报告称,截至今年6月底,英国的年净移民人数从前一年的60万7000人上升至67万2000人。

冷战后的经济全球化极大促进世界经济和改善人民生活,但目前已经陷入逆风。包括三年全球冠病疫情导致的供应链失序,加上美中大国博弈的经济脱钩,以及俄乌战争凸显的领土主权安全,各国对经济合作的热情已经逐渐让位于地缘政治考量,限制资金、技术和人员流动的逆全球化趋势正在扩散。反移民政党在西方世界纷纷执政,表明西方民意已经发生根本变化。

这一趋势到明年恐怕会更加突出,届时美国、比利时和芬兰将举行总统选举。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民调遥遥领先对手,引发舆论担忧这股强调本国优先的反移民政治浪潮方兴未艾。欧盟曾经试图以价值观外交,包括环保、包容移民等,同美国在国际上分庭抗礼。但德国与法国这两大欧盟支柱,同样面对民粹主义排外情绪的挑战。各国为维护国家安全所采取的逆全球化措施,或许将适得其反。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