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读早报看中俄马局势

字体大小:

蔡汉民

10月2日的《早报星期天》发表了三篇政论文章:《习近平十年政改“定于一尊”》《坚持雨季大选巫统遇水必胜?》《普京究竟要把俄国带去哪里》,内容都很有意思,对这三个情况各异的国家及领导人应对各种挑战的策略及效果的分析精辟和到位,引导读者对时局作进一步深思。

先谈挑战。以1991年苏联解体为基年,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当时中国、俄罗斯和马来西亚的人均国民总收入分别为350美元、3440美元和2560美元;30年后的2021年,中、俄、马分别增长至1万1890美元、1万1600美元和1万930美元,相当接近,但中国是翻了34倍,马国4.3倍,俄国只是3.4倍。中国的经济增长是突飞猛进。

中国这几年面对主要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对抗,以及各类制裁的挑战。中国自己努力富强起来,西方怕它争做老大,于是压制它,这些挑战可谓是别人强加的。当然,中国高涨的民族主义,一些急进作为也让许多人担心。

马国呢?以西方的民主标准而言,马国可谓是三国中最民主的国家了,但以政局而言,它却是最乱,首相频换,政策朝令夕改,人民无法适从。理论上,这几年石油、油棕等原材料供不应求,价格飞涨,马国坐拥这些天然资源,经济应可趁势高歌猛进,然而,我们看到的是令吉屡创新低,可以说,马国似乎不知道自己的挑战是什么。

至于俄国,则沉迷于昔日的帝国美梦,对假想敌的虚张声势过于敏感,尽管地大物博,却没有好好利用国家资源,反落入他人陷阱,启动“特别军事行动”,引来西方制裁,国民受苦,这些挑战可说是自找的。

接下来会怎么样?中国与俄国的政体肯定会越来越集权和更专制。习近平大权在握,二十大后权位将更稳定,肯定会再大展拳脚多五年,甚至10年。然而,这种政体过于依赖个别领导的能力,自身的制衡能力薄弱,替代方案不明显,只要习近平不陷入过往帝王因掌权太久而造成朋党滥权的局面,中华复兴、中国强大的新世纪指日可待。

马国的政治乱局短期内料难化解,两大政治联盟(国阵、希盟)的内部都不团结,跳槽频繁,估计大选后还是一样乱。最近遇到一名新山旧同事,他在2018年大选是希盟的积极支持者,常常拿假去做义工,可是三年后他却说:我们还是回到现实吧,我们要学会闭一只眼,只要有饭吃就可以了。毕竟马国的天然资源仍然很丰富,浪费得起一些时间。

俄国就麻烦了,征兵30万引来民愤,迟早出事,现在内外受敌,普京个人权力过大又放不下面子,拒绝收兵,俄国国力式微的趋势几乎已成定局,正所谓“自作孽,不可活”。

回看我们自己,有四个字可以形容:身在福中。社会稳定,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位居全球第二,广结善缘,大家要惜福啊!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