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不以人为本的广告方式

叉烧是广式传统烧腊。(Pixabay图)
叉烧是广式传统烧腊。(Pixabay图)

字体大小:

拜读了《联合早报》作者谢伟铿、严文珍、林明辉关于“生嚿叉烧”的文章后,也真的是有些气炸,无法接受此广告在新加坡的推广方式。

三位作者都很好地谈了关于广告欠文化敏感度,与内容抵触生命情感等在日后会产生的不良影响。在此,我就想以广告“正在发生”的当下来感受一下,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推广行为。

试想:父母亲带孩子上馆子吃大餐庆祝父亲节或母亲节,身为家长的他们,会因为一碟免费叉烧(不以消费来谈)而对着天真无邪也没有做错事的孩子,说上“生嚿叉烧好过生你”这么一句恶意的话,就只为了一碟叉烧?总觉得这是不容易接受的情景(我是以情节来分析)。

个人觉得,这广告文案缺乏以人为本的基本思路。要了解,现在的孩子比较敏感,他们也许不能理解,为何爸爸或妈妈会说这样一句话?原本快快乐乐的一家人去吃一顿饭,一不留意,适得其反。

又如作者林明辉所说:尤其是身为母亲的,会认为是极度贬低母爱的深层情感。做妈妈的须要经历十月怀胎的不适,即使孩子有时不听话或让家长觉得“很没有用”,身为父母者绝少会用“生嚿叉烧”此类话语来责怪孩子。孩子也许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但家长肯定能理解那是一句重话,不是随随便便可以骂出口的。

在我印象中,“叉烧说”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较常听到,特别是在香港。当时我在香港游学,时常到菜市(巴刹)溜达,通常市民都以此类形容词交谈,有几个版本,有些比较黄腔,听起来也没什么特别。如果要比较,当时民间的广东话比较有特色,例如猪血粥叫小红,牛肉粥叫牛仔等,听了很舒服也很有故事性。

“生嚿叉烧好过生你”这类形式的广告文宣,也许在香港比较可以接受,但在新加坡就变得有点生硬,不能达到预期共鸣。

还有一点我认为重要的是孩子的感受。视年龄而有所不同,孩子可能不能理解为什么生嚿叉烧好过生他呢?他是人,叉烧是猪的肉做成的,而猪是家畜,是养来供人类食用的。父母亲说生嚿叉烧好过生他,是褒义还是贬义?到底我是乖还是坏?

在新加坡的孩子很少接触到这类词语,就如三位作者所说,要知道生命情感与文化敏感度的红线在哪里;更要知道在不同区域里的人,对同样的东西会有不同反应。所以,广告营销的方式是有区域性的.如华人区在过年过节喜用红色与吉祥的文宣,但如“生嚿叉烧好过生你”这类文宣,是有很大的冒犯性又不讨好的宣传字眼,一不小心就很容易伤人。也有人认为新时代,不必认真,开玩笑而已。我不敢苟同,这无关时代新不新、要不要认真或态度上是不是在开玩笑,而是关系到为人处世的修养。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