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精敏:直接收生计划不利体育人才培养

订户
作者认为,即使是来自英华书院(其中一所DSA名校)的奥运金牌泳将约瑟林,也是因为自小就有参加奥运的梦想,加上父母愿意斥巨资让他出国受训,才有今日的成果。但在我国家长及学校还存有“怕输”的功利心理的情况下,新加坡很难再产生另一位约瑟林。(法新社)
作者认为,即使是来自英华书院(其中一所DSA名校)的奥运金牌泳将约瑟林,也是因为自小就有参加奥运的梦想,加上父母愿意斥巨资让他出国受训,才有今日的成果。但在我国家长及学校还存有“怕输”的功利心理的情况下,新加坡很难再产生另一位约瑟林。(法新社)

字体大小:

四年一度的奥林匹克运动会虽遇疫情肆虐,紧张精彩的赛事还是让人暂时忘却冠病所带来的消极感。我国奥运健儿表现不俗,虽败犹荣。然而,从乒乓和游泳我们的强项所经历的挫折,或许可以让我们检讨一下我国这些年来在培育世界级运动员所作的努力。

首先,在这两项运动似乎有青黄不接、后继无人的现象。乒乓女将冯天微竟然一连打了四届奥运!我国史上唯一的奥运金牌得主约瑟林理当急流勇退,却因没有其他更佳选手接替他而必须再次上阵;结果败下阵来。即使他要东山再起,也无法在本地找到可以互相切磋砥砺的竞争对手。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