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秀亮、叶晋扬:环球通胀急升:一个被忽视的通胀渠道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作者指出,一些经济管理不善的新兴经济体,可能会在美国稍后的加息周期出现资本大幅外流、甚至汇率崩溃和金融风暴。(法新社)
作者指出,一些经济管理不善的新兴经济体,可能会在美国稍后的加息周期出现资本大幅外流、甚至汇率崩溃和金融风暴。(法新社)

字体大小:

美国联邦储备局在冠状病毒疫情期间推出量化宽松,其好处是使去年3月的环球股市由沽空基金引发的暴挫急剧反弹,双线资本(DoubleLine Capital)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亿万富翁杰弗里·冈拉克(Jeffrey Gundlach),由于根据报道肯及早平仓而获利丰厚,但美国投资者、对冲基金经理德鲁肯米勒(Druckenmiller)则可能由于太贪心不识收手,最终损失惨重。

量化宽松阻止股市暴挫所可能引发的恶性循环:如使具高度杠杆的商品市场、黄金市场、债券市场及其他金融产品市场,由当时的前期急挫进一步持续下跌,进而引发全面性金融风暴、消费及投资萎缩和经济大衰退。

量化宽松也支持美欧政府通过“变相印钞”,以支持在疫情期间出现经济困难的国民,并切断后者所可引发的负面乘数效应及其他恶性循环,从而避免出现类似上世纪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