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孟达:多极化时代 谁主浮沉

订户

字体大小:

不管个人的意识形态有多左,多么讨厌美国,反美反到骨髓里,乌战还是一场不该发生的战争。

近日听中国的朋友说,乌克兰战争爆发后,许多朋友突然变成敌人,因为在网上对战争的对立看法让朋友争论到翻脸。

本地朋友圈子也出现了类似现象,手机聊天群也有亲俄或亲乌阵营,好不热闹。

战争乃“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孙子兵法》),自古而然。今天的世界已被经济和科技捆绑在一起,牵涉到大国的战争,不仅是热闹而已。

俄罗斯发动的不义之战,让立场不同的朋友之间闹翻事小,乌克兰战争对全球人类未来福祉的影响则事大矣。

3月9日,新加坡国务资政兼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在新加坡投资管理协会与彭博社举办的会议上发表演讲,形容乌克兰战争对全球经济的冲击,是全球当前的五大挑战之一,乌战引发全球经济和全球秩序危机,全球的规则系统因乌战而破裂,地缘政治陷入不稳定。他给我们描绘的是一个充满阴霾的未来图景。

跟乌克兰边打边谈的俄罗斯已骑上虎背,两国最新一轮的谈判没有结果,因乌克兰的顽抗,战事不断升级,造成更多人命悲剧。只要俄罗斯单方把欧美的任何非军事介入定性为“参战”,如普京日前说制裁等于宣战,北约若在乌克兰领空实施禁飞区等于介入战事,战事便会随时扩大为东欧地区的战争,也就是为第三次世界大战响起前奏曲。因此,美国和北约成员国的援乌行动还是小心翼翼,但欧美的制裁是两面刃,可能造成乌战局势失控。

任何理性的人都不该为俄罗斯发动这场战争喝彩,并为之美化、合理化。不管个人的意识形态有多左,多么讨厌美国,反美反到骨髓里,乌战还是一场不该发生的战争。

两周战事已经对乌克兰造成极大的破坏,200多万人沦为难民。俄罗斯的经济将经历严重衰退,且变得更加孤立,外资纷纷撤离,有调查显示俄罗斯的一些年轻人也想离开家园。

此外,俄国内反战示威此起彼伏。失道必然寡助,还会逐渐失去民心。

141个国家在联合国投票谴责,几十个国家纷纷出台经济和非经济制裁,俄罗斯的困境将越陷越深。美国与欧洲盟友一方面用经济和各领域的制裁围堵包抄俄罗斯,一方面也向其他国家施加压力,甚至威胁中国必须遵守制裁措施。

美国的战略意图很明显,瓦解中俄的友好关系,让俄四面受困无路可走。

乌战提高了宏观经济风险,石油、天然气、化肥和一些粮食价格的上涨,已在预料中。俄罗斯为了反击,也会想方设法让制裁它的国家反受其害。它列出一个“非友好国家和地区”的名单,暗示它的报复可能不惜代价。这也是一种心理战,不少人为新加坡被列入黑名单感到担忧,而责怪政府:干嘛要冲到前头,跟着制裁,而忽略了国人的切身利益?

心理防卫是新加坡全面防卫的六大支柱之一,国人眼前即刻接受考验。

发达国家或是发展中国家接下来都将面对持久的高通胀和经济放缓,尚达曼说影响甚至超越上世纪70年代油价暴涨所带来的滞胀局面,让各国央行在平衡增长和通胀时面对更加复杂和困难的局面。

建国半世纪多以来,新加坡几乎每隔10年即面对一场经济或金融危机。从种种迹象来看,乌克兰战争给我们带来的经济危机将是空前严重。

全球经济在1974年至1975年进入衰退,1979年发生第二次油价冲击,通胀率再度攀高,“滞胀”(经济停滞的通货膨胀)这个名词第一次出现。

2007年至2008年发生了全球金融危机,银行纷纷倒闭,包括雷曼兄弟公司,全球股市下跌多达60%。在这次风暴中,长期投资者的投资组合损失惨重。

2020年开始的冠病疫情,肆虐全球。两年后的今天,全球好不容易挨过几波疫情的打击,开始展望经济复苏的时候,却被乌克兰战争搅了局。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3月10日发表的经济师调查,对我国今年经济增长中位数预测为4%,这是在乌战爆发前所收集到的预测。经济师认为,这个增长预测得下修,通胀压力将在今年加剧。

乌克兰战争、滞胀风险、气候危机、冠病疫情,以及增长失衡和贫富分化加剧,已构成了尚达曼所说的“完美的长期风暴”。

长久以来标榜“中立国”的欧洲小国瑞士,这次也加入西方的制裁行列,冻结俄罗斯领导人、寡头和企业在瑞士银行的资金户头,想必是受到欧美的压力。多年前,我国前外交部高级官员比拉哈里在一次大学生研讨会上,被一位读国际关系的学生问道,新加坡为何不向瑞士看齐,在国际上采取“中立国”的地位。他直接答说这种想法很天真(naive),以为新加坡自称中立就可以保证自己的安全。

尚达曼说,新加坡也并非处于绝望的境地,“……发挥自己的作用,去维护这种开放和稳定的国际秩序原则,为之挺身而出,并清楚它所带来的长期安全是值得为之付出的。”

多极化时代,谁主浮沉。小国唯有努力掌握自己的命运。

(作者是《联合早报》特约评论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