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贤:新加坡对俄罗斯的原则立场和制裁

国与国之间的分歧并不总是可以避免。但最重要的是通过和平方式解决争端,而不是诉诸武力。(路透社)
国与国之间的分歧并不总是可以避免。但最重要的是通过和平方式解决争端,而不是诉诸武力。(路透社)

字体大小:

首先是原则:国际法的一项基本规则是,一国不得使用威胁或武力侵害另一国之领土完整或政治独立——此为《联合国宪章》第二条第四项所载。

一国可在未经安全理事会授权而使用武力的唯一情况,是在遭受武装攻击时进行自卫——第51条:“联合国任何会员国受武力攻击时,在安全理事会采取必要办法,以维持国际和平及安全以前,本宪章不得认为禁止行使单独或集体自卫之自然权利。”

新加坡一直是国际法和《联合国宪章》所载原则的坚定拥护者。所有国家,无论大小,它们的主权、政治独立和领土完整都须受到尊重。

我们不能接受一个国家毫无理由地攻击另一个国家(或企图通过武装干预推翻其政府)。

我们不能接受一个国家辩称另一个国家的独立是“历史错误和疯狂决定”所致。

这也是新加坡强烈谴责俄罗斯攻击乌克兰的原因。任何违背这些核心原则的行为,无论何时何地发生,我们都须严正看待。

这是我们的一贯立场。1983年,我们在联合国大会上投票反对美国入侵格林纳达。1979年至1989年,我们也在联合国大会上投票反对入侵柬埔寨。

我们在1983年投票反对美国,并不意味着我们是美国的敌人。美国是我们的亲密朋友,现在仍然如此;但我们还是不得不表达不同的意见。

同样,我们投票反对入侵柬埔寨,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支持红色高棉政权。事实上,我们反对红色高棉对其人民的所作所为。但是,我们不能接受一个国家可以入侵另一个国家。

新加坡很少在没有安理会具约束力的决定或指示下对他国实施制裁。然而,鉴于俄罗斯侵略乌克兰的事态空前严重,加上俄罗斯毫不意外地否决了安理会谴责它入侵乌克兰的决议草案,外交部长维文于2月28日发表的部长声明中宣布,我们将对俄罗斯实施适当的制裁和限制。许多其他国家也实施了制裁,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制裁清单。美国和许多欧洲国家的制裁范围很广,但不尽相同。另一些国家实施的制裁则没有那么广泛。

新加坡对俄罗斯实施的制裁和限制是具体和有针对性的,旨在限制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动战争和损害其主权的能力。它们的范围与其他国家实施的制裁不一样。

我们对那些可直接用来当武器,伤害或压制乌克兰人民,以及有助于进行网络袭击的物品实施出口管制;并对指定的俄罗斯银行、机构、在俄罗斯进行的活动,以及惠及俄罗斯政府的募款活动,采取经济管制措施。

可从俄乌战争中吸取的教训

国与国之间的分歧并不总是可以避免。但最重要的是通过和平方式解决争端,而不是诉诸武力。我希望乌克兰的战争能够结束,并找到一条通往持久和平的道路。

乌克兰发生的冲突对包括东亚和东南亚在内的世界其他地区也有影响。我们这个区域有一些潜在的爆发点,其事态发展可能升级为冲突,造成灾难性后果。

在本区域有利益的国家必须思索,欧洲在过去几年是如何走到今天的这个局面,并展现集体克制和智慧,以避免走向冲突。边缘政策很容易导致误判,造成悲剧性后果。我们应避免走到那一步。战火一旦点燃,枪声就很难静止。

我们能从这场持续的冲突中学到什么?

首先,冲突从不无端自生。每一场冲突都有其历史渊源,每一次都有不同的情况。各国应对有关历史和背景有所了解,兼顾各方利益,管控局势,按照《联合国宪章》和国际法的原则行事。各国应想方设法减少冲突的前兆,并尽一切努力通过和平手段解决争端。

其次,我们应创建各种架构,努力弥合本区域的分歧,并促进合作行为。我们有旨在连接太平洋两岸的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一个高质量、包容性的贸易集团,最终可以让亚太各国参与进来,共同创造繁荣、和平与稳定;以及关于印度—太平洋经济框架的建议。

无论这些名词的前缀是亚洲(Asia),跨洲(Trans),还是印度(Indo),让我们把精力和创造力投入到建设和发展融合而非分歧的架构上。这将有助于打造一个合作环境,以明智地管控冲突的前兆,并建立一个在今后多年里真正太平的区域。

(作者是国务资政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

黄金顺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