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大选2022

曾庆豹:新与旧的过渡在发酵

订户
本届大选的“马来海啸”比预期的强劲,让国盟成了最大获利者。(叶振忠摄)
本届大选的“马来海啸”比预期的强劲,让国盟成了最大获利者。(叶振忠摄)

字体大小:

伊斯兰党这一次成功演化成代表马来族和穆斯林的政党,因为巫统已不能代表马来人。巫统的崩落,必然造就伊斯兰党的上扬,这是马来社会的政治逻辑,因为若不再诉诸种族与宗教,马来社会将在政治上失去认同和利益,这是人尽皆知的后果。

马来西亚2018年国会大选确实实现了“改朝换代”,但充满戏剧性的“喜来登事件”后希盟分裂,从执政党易主到换了两位首相,接续该届的两任政府的治理权一直存在民众的质疑。本届大选的举行就是要给出一个结果,因此2022年大选可以视为上届的延长赛,至于选后可能引起的争执,就另当别论了。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