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聚焦

刘惟诚:土团与伊党关系走向尴尬阶段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在我跟不少土团基层领袖接触后发现,在经过几场补选的消磨后,伊党对土团似乎已不再如以往般亲近。局面其实很明显,就是如今的土伊关系,已经从共同进退的伙伴,变成相互猜疑的竞争者。

随着槟城双溪巴甲州议员诺占比里的病逝,马来西亚即将迎来今年的第二场补选。当然,这场补选和上个月举行的雪兰莪州新古毛补选一样,胜败结果既不影响希盟与国阵合组的联邦政权,也不会冲击希盟的槟州政权。只不过,双溪巴甲毕竟是伊斯兰党在去年槟州选举中从希盟公正党手里赢得的州议席,再加上那也是当时槟州“绿化”得最明显的议席之一,所以这场补选对马国朝野,都有一定程度的象征意义。

而且,双溪巴甲补选与新古毛补选又有本质上的不同,后者原本就是希盟强区,国盟在竞选时没有出尽全力,参选的土团党和助选的伊党都表现消极,所以,我们很难从中判断国盟,特别是伊党的战斗力。双溪巴甲就不同了,首先,这是伊党的原有议席,其次,伊党在州选时是靠着吸纳巫统支持者的选票而胜出的,因此,伊党为了持续打脸国阵与巫统,他们必将在这场补选中全力以赴,不会重演在新古毛时的消极战略,因此可一窥伊党的真正实力。

不过,政治触觉比较敏感的人,此刻其实可以察觉,这两场补选刚好都是分别由土团和伊党上阵,而伊党在新古毛补选为土团助选时的消极姿态,与他们积极备战双溪巴甲补选时的架势,形成强烈反差。其实,这种反差已经引来土团党基层的不满,尽管他们清楚双溪巴甲是伊党选区,但既然是同盟就不该厚此薄彼。更何况,在新古毛补选时,伊党宣传主任阿末法德里挑起了希盟候选人学历议题,导致土团候选人陷入被动局面,这笔账该找谁算?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