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习曲

韩咏梅:梁文福、王辰威之后的4G华文人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笔者那一代在新加坡建国前后出生、以华语为主要语言的新加坡人对梁文福(图)的歌词都很熟悉,包括里面的感情和记忆。(档案照片)
笔者那一代在新加坡建国前后出生、以华语为主要语言的新加坡人对梁文福(图)的歌词都很熟悉,包括里面的感情和记忆。(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第四代的新加坡华文人,除了小红书、B站、抖音还有微信等社交媒体的朋友圈外,需不需要更多朋友?他们会不会身在新加坡,生活却在虚拟的“网络中国”里?每一代新加坡华文人,都必须有自己的风格与内涵。未来新加坡华文人很可能越来越不懂南洋大学、不能对新谣产生共鸣、主要籍贯的方言也不再是五大,在巩固和加强多元种族的新加坡优势同时,也应该继续让新加坡的多元文化保持百花齐放。

上星期在滨海艺术中心音乐厅出席新加坡华乐团呈献的《遇·见:梁文福作品音乐会》,一首首优美的音乐和歌,满载着许多人的青春岁月、文化情怀、家国之爱。

我们这一代建国前后出生、以华语为主要语言的新加坡人对梁文福的歌词都很熟悉,包括里面的感情和记忆。比如开场曲《写一首歌给你》,即使纯音乐演奏没有唱歌,我们都能随着音符唱出由排比句组成的120字歌词,那是镌刻在心底的少年情怀。


到了下半场,音乐和歌词封存的是另一种超越个人的社会和时代记忆,我们的国家和文化认同。而最让我惊艳的是作曲家王辰威改编的音乐中的新加坡风格。特别是梁文福在1990年创作的《麻雀衔竹枝》,这首歌曲因为歌词中有几句广东话和福建话,在方言被严格禁止的年代,它在官方电台和电视台禁止播出,这段历史有其荒诞性,还好在2013年解禁了。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