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家辉:不用再相遇

订户
(图/pixabay)
(图/pixabay)

字体大小:

亲人不幸离世,才中年,在远方,已跟癌魔搏斗了一段不短的时间,本有好转,但病情急趋恶化,说走就走;我无法出席丧礼,唯有遥对远方默哀。

据远方亲戚相告,去世前两天的傍晚,一直卧床的她忽然说想到公园走一走。那便走吧。家人挽着她,她撑着拐杖,步履维艰地出门到公园转了一圈,坐在长椅,抬头望向晚云霞,沉默不语,是小津电影式的静镜,镜头里,有两姐妹的侧脸,不知道是否同在追思逝去多年的父亲母亲。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