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家辉:男神的提醒

订户

字体大小:

有了若干年纪,难免会把老故事说了又说,而且往往对相同的年轻朋友重复述说,并非刻意如此,只不过忘记已经说过。

这时候,倒是对年轻朋友的修养考验。心地较好的,会脸不改容地再听一遍或两遍或三遍,仿佛一切如新,宛若初听,免得让我尴尬;当然,亦可能只因对方听后即忘,记性不好,无论再听多少遍亦却似初听。

另外一些年轻朋友,听了两三句,眼神立即流露不耐烦,甚至嫌弃,仿佛再听即是冒犯,恨不得我马上闭嘴。甚至有人索性提醒:“马生,这件事你已经讲过啦!需不需要这么长气呀?”

我的回应通常是:“我担心你记性不好,有‘早发性老人失忆’,所以特意讲多次嘛!而且,我每次的讲法都不一样,重点是我的说话技巧而非内容。我讲多几次,等于塞多几次钱入你个袋。你怎么这么没有学习精神的!”

年轻朋友跟我斗嘴,是“厕所里点灯”——找死/屎。

话虽如此,长气终究不是什么好事情,而既然难以制止自己的长气,最佳策略其实是倒转方向,每隔一阵子便换一班年轻朋友结伴同玩,那么,嘿,有了新听众,万事如新,可以把老故事再说几轮,直到他们听厌了为止。这是一场不带暧昧的“换友游戏”,我甘之如饴。

忽然想起读过的一个虚构故事。瑞士作家弗里施写的,说有个“自愿死亡协会”,主人翁认为人口老化不利于社会进步,人老了,便该自行了结,但问题是,什么年纪才算老? 何时应该下手?倒过来看是,如果老化是心理而不仅仅是生理,一个人若不想死,便该时刻警惕自己别现老态。协会的作用正是如此,会员的规则是定期聚会,“提醒彼此身上老年的迹象”。譬如说,聚会时聊天,如果把相同的年轻往事说过三遍,便遭警告,一旦再说,便踢出会,等于告诉他,你老了,请去死吧。

又如,会员轮流发表演说,内容和观点必须跟先前讲过的不一样,如果三次都是大同小异的角度和用语,甚至题材类近,跟不贴潮流世态,便是老了,要out,请懂做人离开。

再如,协会编制了一个“词汇量表”,如果你在聚会闲聊时反复出现量表内的“老饼词汇”,亦是老了,超过十次,请你走人。

这协会给人压力,却亦有很大的督促作用,迫使会员时刻惊觉和防止老态,开始时是吃力的,有人放弃了,但不服气,重新加入,努力一番后,焕然一新,充满了年轻朝气。当然也有人在退出后真的想办法结束生命,那是他的选择,自负后果,没理由怪责协会。

看来我该组织一个类似团体,被out者不一定要寻死,但只要仍是会员,便该把老态视为抗争目标。如60岁的梁朝伟所说,老不要紧,但千万不好老而不化。我不会忘记男神的提醒。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