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家辉:离乡情怯

订户
老话说“近乡情怯”,而我,刚相反,唉,竟是“离乡情怯”。(图/unsplash)
老话说“近乡情怯”,而我,刚相反,唉,竟是“离乡情怯”。(图/unsplash)

字体大小:

香港有了新防疫政策,我遂有了机会出门旅行,仿佛天边乌云忽然散去了大半,阳光从云间现出,洒落脸上,即使仍未动身已在心理上觉得温暖。

无法预知乌云何时复来,唯有用最快的速度抓紧机会,尽速谋划行程,好像被齿轮机器夹得太久,机器忽然歇止,却又仍然隐隐有轰隆声响,似乎随时重新转动,那么最佳策略是在这“幸福来得太突然”的剎那赶忙爬出去,逃亡似的,免遭下一波的转动再度辗碎。旅行竟然如斯艰难,今世何世,只好视之为独特的生存体验。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