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想起你

马家辉:光仍在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早已辗转听闻侯孝贤面对失智症的挑战。有一年,他在金马奖的颁奖礼台下,当然坐在第一排了,等候被引领登台颁奖;时间接近了,他忽然满目茫然,侧脸低声问旁边的朋友,当然也是影坛大咖了:“我要颁什么奖?”

朋友心里一惊,以为他开玩笑,定睛望着他。侯孝贤同样目不转睛地看她,她明白,他是认真的。

侯孝贤其后顺利完成颁奖,朋友的温言解说唤醒了他的记忆,他亦肯定花了很大的力气,像跟魔鬼拔河般,把记忆的绳索抢回到自己这边。他取得了暂时的胜利。然而,之后呢?每回都要拔河?每回拔河都会得胜?抑或是,愈来愈没力气了,疲惫,手软,苦撑了一回又一回,有时候赢了,在健忘一阵之后千方百计寻回记忆,可是输的频率愈来愈密,手掌已被粗绳磨勒得血流如注,绳索已被染红,自己的脚步却仍愈来愈不稳,愈来愈朝对手那头挪移过去。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