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泥沙

沈帼英:酱精彩,酱浪费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近日到民丹岛休息放空,在度假村内的餐馆惊喜吃到美味精致的印度尼西亚美食。在待美食上桌前,侍应生按印尼餐馆习惯端上一碟Kerupuk脆饼拼盘,有虾饼、鱼饼、米饼、倪藤饼(也称苦饼),并同时端上四款参峇辣椒蘸酱。

就像西餐馆上菜前会先送来面包卷和牛油让食客先为空腹打底,印尼餐馆的脆饼蘸酱也发挥同样作用,为即将到来的美食体验铺陈。相比下后者对我而言更开胃也更具戏剧性。脆饼送入口后,咔擦咔擦的牙齿切啃声为一餐的开始掀开热闹的序曲。随后参峇辣椒遇见味蕾,食欲马上像工蚁闻到蜜糖那样一股脑地列队开工。

好怀念印尼的参峇呀!正餐未上桌,参峇辣椒已一下子把我带回到竹林茂密的爪哇村舍,鸡犬相闻的峇厘稻田,丛林葱翠的西苏门答腊和山高谷深的苏拉维西。所谓参峇辣椒,即印尼对各种食材制成的辣椒酱的统称。以前因工作关系常有机会到印尼各地走走,很幸运能品尝到这个美丽群岛上多姿多彩的地域料理。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