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座

黄向京:纯真的烟头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究竟有多爱一个人,才会去偷偷收集她抽过的4213个烟头,当宝贝似地展示给作家奥尔罕·帕慕克看?

究竟有多爱一个人,才会去偷偷收集她抽过的4213个烟头,当宝贝似地展示给作家奥尔罕·帕慕克(Orhan Pamuk)看?


我站在伊斯坦布尔的“纯真博物馆”(Masumiyet Muzesi)入口,由一截截萨姆松牌香烟蒂构成的墙面装置许久,为这位伟大的爱情收藏家凯末尔·巴斯玛基(Kemal Basmaci)的表白震撼,而后,哀伤涌上心头。


烟头从1976年跨至1983年,形状各异,有些尚留口红印余温。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帕慕克小说《纯真博物馆》讲述的正是凯末尔的故事,展馆每个橱窗展示的日常物品呼应小说章节。第68章写道:“这些烟头碰到过芙颂那玫瑰般的嘴唇,进入她的嘴巴,有时就像我摸到过滤嘴时明白的那样因为碰到了她的舌头而被浸湿,以及多数时候被涂抹在她嘴唇上的口红染上了一层可爱红色”,烟头背后是爱人在掐灭它们时或生气、或忧愁、或愉悦的情感表现。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