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新加坡文创节 创思维逆流突围

《联合早报》和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将联办本地首届“新加坡文创节”,并邀请中港台主讲者,分享心得。
《联合早报》和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将联办本地首届“新加坡文创节”,并邀请中港台主讲者,分享心得。

字体大小:

(受访者提供照片)

  新加坡报业控股旗舰华文报《联合早报》和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将于7月30日至8月1日联办本地首届“新加坡文创节”。文创节从31日(星期五)开始有五场论坛与分享会,以及11场手作工作坊。因为疫情关系,全程在线上举行。

  线上论坛与分享会聚焦新加坡、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四地的文创业者、匠人和政策制定者等,探讨在当下困境,重新思考推广文创的重要性与必要性,以及应变的新思维。本期设计版预先访问中港台主讲者,分享心得。活动将通过文创节官网www.singaporecreatorfestival.sg、官方面簿facebook.com/singaporecreatorfestival,《联合早报》和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面簿页面,以及zaobao.com直播,欢迎各地关注文创的读者参与。

华山1914文创产业园区营运长陈建方
善用人脉资源创三赢

位于台北市中正区八德路的华山1914文创产业园区是台湾第一个文创园区,是当地发展最早,营运最为成熟,人气最旺的文创区。该园区一年筹办约2000场活动,吸引350万到400万人次访客量。

华山1914文创产业园区是台湾第一个文创园区,营运最为成熟,人气最旺。

园区前身为创建于1914年的日本“芳酿社”,被列为古迹的台湾制酒厂,1999年起激活化,更名“华山艺文特区”,2005年底对外开放,2006年定位为推动台湾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旗舰基地。

华山1914文创产业园区营运长陈建方:“台湾文创要做产业化,但我经常被人骂太商业化。我们要自负盈亏,不能纯文艺。”

华山1914文创产业园区营运长陈建方(51岁)自2009年加入园区服务至今11年,曾在诚品书店做文创品牌十余年。他指出,华山园区须达到品牌差异化诉求,与他人区别开来,指标有五大:

一、华山园区是最大的文创体验聚落,园区只能用体验的概念,不管是看展,还是在“光点”看艺术电影,或到李宗盛音乐表演室听音乐,去乌梅剧院看演出,而且工作坊有文创内容,并设文创沙龙,园区的餐馆有故事题材,店面摆设店中有店,店中有展,通过会、展、演、店,给消费者不同的感受。

二、园区的文创品牌用故事与美学元素来推销;三、文创品牌鼓吹目的性而非冲动性消费,让消费者有感觉或有好感,文创的附加价值在于让消费者拥有一辈子想拥有的产品;四、以创新知性与学习的发展概念为主,成为该产业发展新趋势发现的新平台,文创或文艺类同行都前来观察活动的实践;五、从量提升往质发展,与市场相结合。陈建方说:“我们在亏损时调整策略,发展上述诉求,容易形成市场关注,步入佳境。”

陈建方指出,园区的定位是用文创氛围的场域指引消费者的生活方式,提供他们喜欢的情境体验,他们感兴趣或觉得有用的内容,与个人风格相符合的元素;产业行销操作并非功能性,而在于土地的涵养,借以提升品牌,通过艺文元素来做行销,店铺有会、展、演的空间。

台北华山1914文创产业园区一年筹办约2000场活动,吸引三四万人次访客量。图为2018年简单生活节现场。

常驻品牌抛砖引玉

陈建方说,在台湾文化部限定下,整个园区有七成空间用来办活动,其余才做开发和产业收益项目。

园区店铺分两种:商家长驻(一至五年)与两个月为一档的空间租赁。常驻园区内的品牌必须是企业领导与领袖,比如“未来市”文创店领导人为台湾文创教母汪丽琴。配合园区活动,品牌的声望与业绩有所保障,园区也能利用这些品牌领导人的个人口碑,吸引日本、中国大陆等地的品牌来台做跨界合作,事半功倍。

两个月一档的文创新品牌得通过展览和故事述说引起市场关注与认同,也可是产业与艺文合作产生的新商业内容,或IP主题,比如知名插画家几米授权品牌的概念。被选出的文创品牌的理念与故事须和园区合流,使之“明星化”。陈建方说,园区的情境店具优势,吸引很多新品牌到园区来做活动,同行寻找亮体,媒体也会报道。

园区主办的“简单生活节”与流行音乐坛李宗盛、五月天乐团合作。也是2018-2020年华文朗读节计划统筹的陈建方说,2019年的华文朗读节与“小日子”品牌合作策展,园区会针对市场不同的需求规划设计不同的活动。

“园区位置好,人流多,每月的业绩不差。台湾文创要做产业化,但我经常被人骂太商业化。我们要自负盈亏,不能纯文艺,我还要赚钱养大家,不像台北松山等文创园区是用纳税人的钱,更多是城市文创橱窗概念。”陈建方说,园区的经营其实很辛苦,华山有人脉与资源,采取与商家合作的机制,要让消费者满足,品牌获得回馈,创造三赢局面。

疫情对园区的影响仅是短暂性的,陈建方认为,华山没有竞争者。正常情况下,园区以体验为主,疫情期间开设直播脱口秀、线上展览,通过自营项目,开发品茶与亲子课程等,与消费者互动。

开场论坛

7月31日(星期六)上午10时至11时30分

由《联合早报》设计线记者林方伟主持,本地资深广告人林少芬将与台北华山1914文创园区总营运长陈建方,及中国大陆钟书阁文创负责人黄翊苹对谈。

成都的钟书阁都江堰店店内设计魔幻,取材恢弘水坝与山城水色,是热门打卡的网红店。

中国钟书阁文创负责人黄翊苹
提升书店内部质量为第一目标

2013年4月23日,“钟书阁”在上海松江区泰晤士小镇开业,被誉为“最美书店”。美国“Wired”杂志评钟书阁为“全球10大最美书店”之一。钟书阁美得梦幻,充满魔力,每去到一个城市,都会成为当地热门打卡胜地及网红。

去年9月开张,位于成都的钟书阁都江堰店今年最红火,店内书架墙蜿蜒纵深,在标志性灯光和镜像效果下,恢弘的都江堰水坝经过艺化变形为书墙,高耸巍峨,既作为承载书籍的功能载体,又搭建出宏大壮阔的围合式洞天福地。

不论是北京老佛爷百货中的古典园林,还是宁波东海之滨的山岩肌理,广州百年老街上的岭南风情,杭州钟书阁的树林书群,钟书阁自2013年成立至今,已在中国各地共有28家店面(包括两家大学书店),连锁但不复制。钟书阁设计概念描述了地域文化的特征,呼应该城市的气质,不少出自X+living唯想国际设计师李想之手。

负责钟书阁运营管理及文创的黄翊苹认为,让读者愿意回到书店,才是实体书店的终极目标。

钟书阁由上海钟书实业有限公司投资建设,该公司总经理特别助理,兼管钟书阁运营管理及文创的黄翊苹(48岁)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钟书阁掌门人用融入当地文化,别具风格特色的装修设计吸引读者再度回到实体书店。事实证明这个方法奏效,因为不管进店的客人是不是读者,只有客人愿意进店,书店才有生存的可能。但是装修设计只能吸引客人上门,我个人认为文创商品的定期推陈出新,陈列调整,价格合宜,商品介绍(不一定是导购,也许是说明海报),应该才是书店最大的推动力。”

开发自有文创商品

由于有许多慕名而来的客人,除了图书和品牌商品,钟书阁想做具有钟书阁特色,送礼自用两相宜的商品,因此在2020年成立了自有文创品牌“阁物研究社”。目前的三人小团队已开发的商品包含布袋、明信片、藏书票、书签、冰箱贴、徽章、礼品纸袋等。

钟书阁去年开发的文创产品如艺术徽章。

黄翊苹说:“长远来看,当开发品类越来越多,甚至开始与品牌合作生产独家商品后,确实可以成为供养书店的主力之一,但以现况来说,还需要几年的成长时间。”

阁物研究社开发方向有三:钟书阁品牌商标或场景的衍生产品;经典名著骚人墨客的衍生产品,以及有点淘气俏皮的产品。每一系列都有固定客群,但卖得最好的还是实用又具钟书阁特色,有钟书阁商标或场景的衍生产品。

文创品须与阅读有关

黄翊苹说:“钟书阁掌门人的理念是‘钟书阁是一家纯做书店的书店’,生活类的创意商品,商场比书店更适合销售。所以我们在开发自有文创和引进品牌商品时,还是会坚持与阅读和教育相关,广义来说就是钟书阁销售的商品都是可以在书房出现的物品。我们希望喜欢阅读的读者会喜欢钟书阁的文创商品,也希望客人因而爱上阅读。”

“许多优秀的同业很遗憾地不得不因为疫情而结束营业,钟书阁很幸运地能在疫情期间仍继续开店,这是因为从去年开始,钟书阁便将步伐往外延伸,除了加入直播行列,不间断地为读者们推荐好书,带领读者探店;也试着将服务拓展到书店以外,接下许多为学校图书馆丰富图书,以及为公司客户打造企业书房等。

钟书阁重庆店因应重庆内陆山水城,外观设计成有如山状。

“在网购盛行的现在,我们不排斥,不抗拒,而是接受及融入,在去年初成立钟书阁天猫旗舰店,以及微信有赞商城等,让疫情期间不方便出门的读者,也能透过线上钟书阁买到品质有保障的好书。当然钟书阁还是以提升书店内部质量为第一目标,毕竟让读者愿意回到书店,才是实体书店的终极目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