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件新公共艺术 散落公园找童真

五件公共艺术新作“As You Were”即日起在三个公园展出。(艺理会提供)
五件公共艺术新作“As You Were”即日起在三个公园展出。(艺理会提供)

字体大小:

五件公共艺术新作“As You Were”即日起在三个公园展出。疫情之下,七名艺术工作者重新思考与自然、社区的联系,作品展现童年乐趣,为人们带来积极的能量,消除忧虑。

榜鹅水道公园的跷跷板、沙地里的大白船,碧山—宏茂桥公园被咬了一口的康元饼干、巨大的纸电话听筒,裕廊湖公园的蝴蝶满天飞——这是国家艺术理事会旗下公共艺术信托委约的五件公共艺术新作“As You Were”,参与的七名艺术工作者面对严峻的冠病疫情,回返童年寻找想象与玩趣。

艺理会视觉艺术拓展司长郑东说:“随着我们的公共空间重焕生机,迎来一个新的、地方性流行病(endemic)世界的曙光,是艺术界和所有国人向前迈出的一大步。艺术家试图思考并促进社会与自然、社区的重新联系,本次展览为他们提供一个机会,让他们突破创意的界限,创作出在日常生活中能够让公众快乐和反思的作品。”

这些作品是从44份公开遴 选申请中脱颖而出,即日起展至10月30日。

金皮蕨跷跷板

金皮蕨跷跷板令很多大人瞬间变成孩子,想坐上去玩。

艺术工作者郭晓慧(左)和林素贤坐金皮蕨跷跷板,玩自己的创作。(张思庆摄)

视觉艺术工作者郭晓慧受访时说,疫情期间,居家的人们观赏植物的时间多了,她和一起创作的好友林素贤到榜鹅水道公园考察时留意到金皮蕨的形状,结合跷跷板,化为装置《中午(游戏中)》的造型。

装置启发自梵文中的“लीला(玩)”字,也是回文(palindrome),是天空与大地的桥梁,也强调工作/学校与生活之间、身体与心灵的平衡。装置的LED灯晚上会发亮。

沙地里的大白船

洪松年创作的长8米充气装置《漂浮》,像大白纸船,也像口罩。(张思庆摄)

用牛津布(以牛津大学命名的传统精梳棉织物)制成,长8米的充气装置《漂浮》,乍看像一艘大白船,细看船的边缘纹饰,又像一只巨型白口罩。

任教于南洋理工大学艺术、设计与媒体学院的洪松年说,装置创作灵感来自口罩和纸船。口罩是防疫不可缺的用品,他希望也赋予疗愈的效果;而在很多地方常有放纸船或纸灯漂在水面的仪式,带有净化、祭祀、送厄、祈福的功能。他想过让装置化身孩子玩乐的城堡,考虑到安全问题而作罢。纸船预想漂在榜鹅水道公园水面上,但为了保护珍贵的水源,只能在沙地上出现。

咬了一口的康元饼干

在草地上吃一口康元玛丽饼干,是艺术工作者庄志伟的装置《微小时刻》。(张思庆摄)

病毒阻断期间,连习以为常的生活习惯也得改变,比如到小贩中心喝咖啡。疫情令很多人开始珍惜生活中每一个微小但美好的时刻。

艺术工作者庄志伟的装置《微小时刻》就是一个被咬了一口的康元玛丽饼干,出现在碧山—宏茂桥公园的草地上。它高3米,由海洋胶合板制成,看了令人莞尔,想起童年吃饼干的温暖时光。

巨型纸电话听筒

装置《你听得到吗?》从听筒喊话能听得见,吸引不少人来玩。(张思庆摄)

疫情期间见不了面,人们改用Zoom视频开会、沟通,《你听得到吗?》是最常说的话。出身建筑设计的林升荣与教育工作者郭嘉琪都对社区公共艺术深感兴趣,装置《你听得到吗?》是对上网时间大幅度增加的回应。

郭嘉琪说,装置灵感来自童年时期爱玩的纸电话听筒,将之放大到碧山—宏茂桥公园里,期待公众能够花更多时间聆听他人。长达7米,由玻璃纤维和粉末涂层镀锌钢制成的听筒,喊话听得见,吸引不少人来玩。装置周围有鸟鸣水流声,疫情期间,更多人花更多时间拥抱大自然。

梦蝴蝶满天飞

一组形状古怪的装置散落在裕廊湖公园的草坡上。它们模棱两可,像异想天开的梦泡泡,俏皮地从地上冒出来,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鲜艳色彩也像飞翔的花蝴蝶。

张慧玲的装置《我们的梦想必须继续》散落在裕廊湖公园草坡上。(艺理会提供)

这是艺术工作者张慧玲的装置《我们的梦想必须继续》,由树脂和低碳钢制成,出自对大自然母亲的沉思和白日梦,激发想象,希望灌输积极的能量,在变化的时代中,为人们解除忧虑。可上网查看详情:bit.ly/3wBpVD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