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工导览员策划 吴冠中“游于艺”展

吴冠中“游于艺”展览联合策展人:荣奕奕(左起)、倪天娜、陈艳华、邹慧莉,以及新加坡国家美术馆策展人林家欣。(龙国雄摄)
吴冠中“游于艺”展览联合策展人:荣奕奕(左起)、倪天娜、陈艳华、邹慧莉,以及新加坡国家美术馆策展人林家欣。(龙国雄摄)

字体大小:

吴冠中“游于艺”展,由新加坡国家美术馆志工导览员,首次联合策展的展览。她们从馆藏的129幅吴冠中作品中,选出47幅,配合她们个人化叙事与文献资料展出。

吴冠中“游于艺”是新加坡国家美术馆首个由志工导览员联合策展的展览。它由2015年起成为国家美术馆导览员的邹慧莉、倪天娜(Tina Nixon)、荣奕奕、陈艳华,以及美术馆策展人林家欣合作策展。她们在边境封锁的疫情期间,从馆藏的129幅吴冠中作品中选出47幅,配合导览员个人化叙事以及文献资料展出。

吴冠中爱用的颜色

吴冠中“游于艺”展览中,水墨画《大熊猫》第一次展出。

展览分成四个部分——昼梦、踏遍青山、行者无疆和狂想曲开展。担任博物馆导览员近20年,讲师陈艳华说,吴冠中爱用粉红、绿色与黄色创作,水墨画《昼梦》(1991)的黑色块像脑海里浮现的大念头,粉色块似是暗藏的秘密。

吴冠中精神启发着陈艳华——他不是“办展艺术家”,而是力求突破,有所创新的艺术家。吴冠中描绘的梦里故乡——中国江苏宜兴,有的作品突出白墙黑瓦,有的以屋檐为主体,诠释角度不一。

担任导览员超过10年的邹慧莉2018年访西藏,公路旁山岩上的佛像频繁地出现,令她想起吴冠中的油画《西藏佛壁》(1961)。无论寺庙里僧侣辩经,公园里男女歌舞,还是雪顿节夏宫的庆典,都在帐篷下举行,邹慧莉醒悟:“大师可能早就在使用他的‘移花接木’大法,将山岩上的佛像和无处不在的帐篷同框?”

任职金融界的导览员荣奕奕来自中国江苏无锡,与同乡的作品产生共鸣。20年前到过张家界的她讲解水墨画《张家界》(1997),说吴冠中1979年到湘西写生访张家界时,该区不为人知,得与当地人同住帐篷。他还撰文使张家界名声大噪,国家森林公园竖立吴冠中纪念铜像。

从日常生活中发现美

吴冠中1990年访新时画的印度庙水彩画。

《瓜藤》《青高粱》是吴冠中文革下乡时创作的油画,从日常生活中发现美。导览员分享她们在生活中受吴冠中启发的照片:邹慧莉拍摄中国江西的芝麻花,陈艳华在安徽拍了悬挂腊肉的墙,倪天娜在南京拍摄脚踏车公园,荣奕奕在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拍鸭妈妈遛娃。

邹慧莉比较吴冠中描绘水田的作品,油画的具象与水墨的写意线条与抽象化构成对比。美术馆第一次展出水墨画《大熊猫》(1992),回应之前新诞生熊猫掀起的热潮。

曾任职佳士得拍卖行、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倪天娜疫情期间想念家乡英国,吴冠中油画《英国室内酒店》是她回英时与朋友聚会地。吴冠中在世界各地的旅游,勾起她1983年从东南亚到中国背包旅行四个月的回忆。她说,《印尼宅院》有素描与油画版本,可见吴冠中在路上携带素描写生本。油画《印尼舟群》以明亮色彩与抽象化勾勒渔船。吴冠中1990年访新时,除了裕廊飞禽公园,去过樟宜海边、印度庙。

同是荷花,吴冠中《走近荷塘》的具象与《荷花岛》的抽象构成对比。倪天娜说,美术馆采用较亮的灯投射在《红装素裹》与《鸟宿池边树》,细节看得比较清楚。

吴冠中描绘黄河的《咆哮》(1998)充满动感与能量,邹慧莉2016年到黄河旅行时立即明白了——“如万马奔腾、震耳欲聋的湍流,以它的速度、水量、奔流不息的动力和惊天动地的咆哮,撼动了艺术家的心”。多年旅游拍过2万张照片,邹慧莉每走到一个地方,感觉吴冠中已画过。

美术馆在2021年向导览员社群公开征求非专业人士呈交以吴冠中馆藏办展览的提案,选出上述导览员,包办挑作策展、文字解说到导览活动全程。

展览从7月9日至10月30日,上午10时至晚上7时,在新加坡国家美术馆(1 St Andrew's Rd #01-01 S178957)四楼吴冠中展厅举行。中英文导览与座谈上网cutt.ly/XLeN2v1了解。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