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越艺术家以文本影视 穿梭海域森林

新加坡美术馆在机房展示越南艺术家阮纯诗的录像装置《47天,无声》。(新加坡美术馆提供)
新加坡美术馆在机房展示越南艺术家阮纯诗的录像装置《47天,无声》。(新加坡美术馆提供)

字体大小:

新加坡美术馆举办两个新展,“西蒙瑞·吉尔与林育荣:大海是一片田野”联展,以摄影、文本与视频,探求穿梭马六甲海域上人的流动。越南艺术家阮纯诗的录像装置《47天,无声》则走入越南中部高原的森林,突出听觉的体验。

艺术家林育荣录像《在苏门答腊岛旁》片段。(艺术家提供)

新加坡美术馆在丹戎巴葛分销园第37座码头旁的仓库举办“西蒙瑞·吉尔与林育荣:大海是一片田野”(Simryn Gill & Charles Lim Yi Yong: The Sea is a Field)联展。展览启发于2023年8月的一趟马六甲海域旅程,两位艺术家分别以摄影、文本与视频观察穿梭于新马与印度尼西亚各个小港口的渡轮上人的流动。

“西蒙瑞·吉尔与林育荣:大海是一片田野”联展在丹戎巴葛分销园第37座码头旁的仓库举办。(新加坡美术馆提供)
“西蒙瑞·吉尔与林育荣:大海是一片田野”于所在的码头旁仓库产生对话。(黄向京摄)

展览入口处的黑白照作品是生于新加坡的西蒙瑞·吉尔(65岁)乘小船到马六甲海峡,望向居住地——马来西亚波德申港(Port Dickson)时拍摄。新加坡艺术家林育荣(51岁)将录像机搁在渡轮旁,纪录从新加坡到波德申港的旅程,没有直航,得搭三次渡轮——从新加坡到苏门答腊的塞古邦(Sekupang)、塞古邦到杜迈(Dumai)、杜迈到波德申港,总共近12小时航程以视频装置呈现,一刀未剪。

林育荣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他不期望公众看完那么长的视频,而是以时钟标出海上观察的重点——哪个小时哪分钟将出现棕榈树漂浮海面、岩石礁群、暴风雨欲来的云层画等等。他说:“我和吉尔皆用‘浅的’(shallow)来形容大海。海水很温暖,脚踏入海洋中好像踩在田野上。”

林育荣是前帆船国手,常乘小帆船出海,自2005年开启“海况”项目,在探索土地和海洋之间拉拔战。他质疑“赤道”的观念是帝国殖民主义的语言,认为用“辐合带”(Convergence Zone)形容词更适当。辐合带是热带地区主要的天气系统,是南北半球两个副热带高压之间气压最低、气流汇合的地点。他说,很多人用“懒惰”“什么也没发生”来形容本区域,其实,这里发生了很多事情,不过从北半球和南半球吹来的风相互碰撞并抵消造成寂静状态,让人误以为什么也没发生。

文本与摄影记录团队对话

吉尔成长于马来西亚,也旅居澳大利亚悉尼,是当地Stolon Press出版人之一。她从波德申港航向新加坡,以文本与摄影记录渡轮周遭与波德申的生活,以及这两年来与林育荣、两位策展人叶淑惠和Chanon Kenji Praepipatmongkol的对话与思考——“从我们所处的世界的这一端观察生命,意味着什么?”

吉尔呈现的文本包括讨论气候对生活起的作用。(新加坡美术馆提供)

吉尔本次呈献的文本包括寻找红树林、讨论海滨别墅以及何谓“热带”、气候对生活起的作用。吉尔写道:“红树林的木材非常致密,可以制作成优质的木炭。波德申曾因这里生产木炭而被称为Arang。红树林所剩无几。”

展厅展示文本的三合板长桌,启发自吉尔住家的柚木桌,堆积着一堆物品。吉尔形容:“就像太阳系行星一样,桌面平静得令人着迷且看似澹静。你把自己倾注在上面,会发现自己完全暴露在外。在这里,大海是一片田野;平坦而平静,就像这些东西一样;在其深处有一个淹没了的大陆架子,就像水在平坦的桌子上一样。”

这项合作出自美术馆发起的首届奖学金计划,旨在通过对艺术创作过程的长期投资来支持深入、开放式的探究。吉尔和林育荣曾代表澳大利亚与新加坡,参展威尼斯双年展、2022年伊斯坦布尔双年展。展览即日起展至4月21日,在丹戎巴葛分销园(37 Keppel Rd Level 1 S089064)举行,入场免费。

听觉主导的录像装置

在美术馆机房展示越南艺术家阮纯诗(Nguyễn Trinh Thi,51岁)的录像装置《47天,无声》。她引用厄休拉·勒古恩(Ursula K. Le Guin)的小说如《世界的语言是森林》的意象,视电影为“延伸的场域”,颠覆了观影的认知,听觉取代视觉成为主导。

最初的双荧幕并无影像,观者为各种声音包围。树木、叶子与天空的影像、水滴的回音、蟋蟀鸟类的鸣叫交织一起,但并非全都源于自然界,阮纯诗也使用越南中部高原的嘉莱族(Jarai)乐器来产生类似自然界的天籁之音。聆听,对原住民来说,是在森林里生存的必要本领。

然后村民一面谈论一个眼睛异于常人的男子,一面准备祭祀。影片虚构讲述一名在茂林中徘徊的男子,既不知他来自何处,对他过去或现在是什么身份也毫无记忆。阮纯诗放大了在东南亚拍摄的美国和越南电影原声带中常被忽略的背景,包括自然景观、不会出现在片尾名单的人物。

阮纯诗住在河内,是独立纪录片与移动影像中心DOCLAB总监。她分析摄于1979年的好莱坞影片《现代启示录》时发现,该片将菲律宾北部伊富高(Ifugao)村民当成越南原住民入镜。巧合的是,越南原住民也有类似伊富高宰牛的仪式。她以谷歌地图研究从越南中部嘉莱居住地到伊富高的距离,当时因为疫情交通阻断,地图显示需走47天路才能抵达,成为作品名称“47天”的缘由。

在展览中央,一组镜子把影片支离碎裂的影像投射到四周的墙上。无论观者站在哪一个点,总会遗漏一些,而这才是自然的状态。

《47天,无声》是在新加坡美术馆、哈恩內夫肯基金会、森美术馆及香港M+的2021年移动影像委约计划赞助下制作的。装置即日起至4月14日,在美术馆@丹戎巴葛分销园(39 Keppel Road S089065)展出。

为配合新加坡艺术周,美术馆将在1月19日、20日、26日和27日,延长开放时间至晚上10时,艺术周期间所有展览入场免费。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