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域

天韵京剧社 书报社里排戏像玩拼图

天韵京剧社的青衣演员杨天熙正在给小生演员王洁上妆。(龙国雄摄)
天韵京剧社的青衣演员杨天熙正在给小生演员王洁上妆。(龙国雄摄)

字体大小:

本地业余京剧社团天韵京剧社,搬到位于广东民路的同德书报社。为了充分利用空间,通常利用夜间,包括周末的碎片时间,紧锣密鼓地抢排。安排社员排练对艺术总监林美莲来说,就像“玩拼图”一样。有时道具等物件也被“打散”,由那些有车的社员各自负责搬运,不计繁琐,却足见这群年轻业余戏曲人的克难与热忱。

在“中华民国国父”孙中山遗像下,看京剧演员上妆和排练,有一种时空错置的超现实感——

这是因为本地业余京剧社团天韵京剧社,已进驻位于广东民路的同德书报社,这甚具历史意义且书香四溢的书报社内,如今常传来阵阵金声玉振的京剧唱念。

据报道,同德书报社于1910年在孙中山鼓励下成立,是本地硕果仅存的书报社,仍为传承中华文化做贡献,社内收藏丰富的图书、杂志和报纸,其中包括不少孙中山民族主义思想学说的研究,开放公众阅读。

位于广东民路的同德书报社,1910年在孙中山鼓励下成立。(龙国雄摄)

正对社所大门的墙上悬挂“中山先生纪念堂”牌匾,下有孙中山像,两侧有孙氏遗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此刻在这里努力的是天韵的京剧人。

天韵京剧社社长,也是同德书报社社长罗德民说:“2023年5月,天韵从月眠艺术中心原团址搬来同德书报社,主要为节省开销,可省下一半租金。”

与其他团体“共享”书报社

罗德民说就活动空间而言,书报社比天韵原先的好,原团址是一个课室,布景道具服装盔头挤在一起,活动场地比现在小一半。但天韵是和其他校友会和书法班等团体协调“共享”书报社,天韵有活动来这里时,会给书报社补贴一些水电费用,不使用时,便不产生费用。天韵大小物件,则存于另外两处。

罗德民说挺满意如今的运营方式,如果布景道具的收纳仓储这一块能找到妥善解决的方法,那会更理想。

同德书报社一楼主空间内,一侧是整排书柜,另一侧则是整片落地镜。(龙国雄摄)

书报社二楼租给一家财经杂志社,天韵使用一楼。一侧是整排书柜,另一侧则是整片落地镜,空出的场域敞亮狭长,适合教戏拍戏。天韵京剧社艺术总监林美莲说:“排练场地提升了,如社长所言,不便之处是需要马鞭或什么的得预先安排物流。不过,排练一旦进入最后‘响排’阶段,须剧组和乐师全部人到场时,我们还是会到月眠艺术中心租用排练厅。”

林美莲印象深刻的是2023年9月排练演出《红菱艳》时,道具等物件被“打散”,由那些有车的社员各自负责搬运,物件就一直在社员车里和排练厅里兜转——观众看到的是台上一整出严丝合缝的大戏,但诸如搬运道具的琐屑事务仅是庞杂幕后工序之一粟,却足见业余戏曲人的克难与热忱。

利用夜间空档抢排

另外,由于书报社日间开放,晚上基本没有活动,天韵就利用夜间,包括周末的碎片时间,紧锣密鼓地抢排。林美莲说:“这里氛围看起来不像剧社,但我们心里都知道我们在做剧社的事。社员们挺喜欢这个地方,没有杂物,心反而更能定下来。”

天韵京剧社在艺术总监林美莲手中,依旧焕发青春魅力。(龙国雄摄)

《红菱艳》是天韵来到书报社后排演的第一出全本大戏,林美莲说那次排练给了她一些别样感触:“当剧社有自己独属的团址时,任何时间都能去,所以有人会晚来,或者到了先闲聊一会儿,但在书报社,有时我说只订了两个小时,社员们一来马上进入状态投入排练,欸,比以前更出效果!”

平时天韵每两星期组织一次吊嗓,让社员保持唱功;5月要开始为11月的演出排练,越临近演出,排练场次越多,强度也越高。社员平时都挺忙,加班也是常事,有会员晚上排练完后还匆匆赶回去开会,但林美莲这边也不轻省。“社员排练对我来说就像‘玩拼图’一样。”林美莲笑说:“比如这场戏有两个演员,其中一个较早的时间段有空,那我先排这一人的部分,另一个演员得晚到,我就再排他/她这边的部分,所以我得把戏都拆分成拼图一般,一点一点拼,一点一点排,拼完整场演出。我这个模式不一定适合别的团体,真是按需排练,哈哈。”

林美莲(左)给小生演员王洁说戏。(龙国雄摄)

业余剧团排戏居然如此繁琐细碎,但林美莲却不以为苦,寻乐其中,她爱京剧,宠社员,这都体现在天韵的规划中。

林美莲说:“我们跟其他京剧团体选戏方向不太一样,别团可能选经典流派戏,天韵则因演员年纪较轻,多以好玩好看的剧目为挑选重点。”

选戏考虑年轻演员兴趣

她的考量是,社外一般观众认为京剧给人程式化、包袱重,甚至有时稍显沉闷枯燥的印象,同时社内一众年轻演员们对有趣味性的故事表达出明显兴味。“作为艺术总监,我既要满足观众口味,又要提高社员参与兴趣,所以选戏上独辟蹊径。”

比如2024年11月将上演的第三系列“戏中情缘”,以爱情主题串联折子戏,可能有一见钟情的情,误打误撞的情,帝王将相的情,富家千金的情,平民百姓的情。林美莲说:“这种戏在传统京剧舞台上都是‘开锣戏’,不同于老生青衣压大轴,我们都是小生小旦,还有小丑演,而且念白主要以京白为主。”

天韵以年轻人唱年轻戏为亮点,那天韵演员到底有多年轻?

八零后、九零后一代,组成天韵现在的主要演员班底。图为小生演员王洁、青衣演员杨天熙。(龙国雄摄)

林美莲说天韵青年组社员多吸纳自学校,他们起先参加戏曲的课外活动,又成立兴趣小组,加入天韵后,天韵筹资供他们排戏。后来不管读大学,还是出社会,直至成家立业,这群年轻人仍一直留在天韵。“他们初来天韵时才17、18岁,现在也才30岁出头,当然也有40岁的,但大都是八零后、九零后。”林美莲说:“参与演出的社员有20几名,非常活跃的社员有10名左右。”天韵是年轻演员最多的本地戏曲团体之一。

白天人工智能工程师
晚上清隽小生

罗、林夫妻二人说:“这么多年我们像摸着石头过河……从1992年成立,天韵每代人有每代人的追求,要是年轻人能继承天韵的精神和宗旨,天韵便还能发展下去。”

采访当天,天韵的演员王洁来排练,平日里他任职新加坡科技研究局,担任人工智能高级研发工程师,扮上后却是“龙凤虎”三音俱在的清隽小生。戏曲之魅,不管台上演的台下看的,心中自是不言而喻。

林美莲悄声对我说:“年轻人们很喜欢登台呢,都染上戏瘾了。”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