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水逆袭成佳酿 豆清酿出威士忌

Sachi的豆清威士忌在新加坡幸福科技位于大士的厂房酿制,主要原材料是豆腐厂的豆清。(龙国雄摄)
Sachi的豆清威士忌在新加坡幸福科技位于大士的厂房酿制,主要原材料是豆腐厂的豆清。(龙国雄摄)

字体大小:

豆清是豆腐挤压成型过程中沥出的水分,通常当废水处理。食品科技公司新加坡幸福科技巧用豆清酿出威士忌,并希望将这门技术推广到国外,让更多人有机会尝到美味又环保的豆清酒精饮料。

几乎任何一种产品都能用更环保的方式制作,包括威士忌。

眼前这瓶500毫升的威士忌,应该是在本地能买到的碳足迹最低的威士忌,也是世界首创的豆清威士忌。本地食品科技公司新加坡幸福科技(SinFooTech)在大士一个面积不到2000平方公尺的厂房内,以被豆腐厂丢弃的豆清(soy whey)酿酒。第一个产品豆清酒Sachi在2021年上架,公司继续研发其他豆清酒精饮料,今年完成了首批威士忌的酿制。

豆清来自厂房对面的豆腐厂,它是豆腐挤压成型过程中沥出的水分,会在三小时内腐坏,所以一般当废水处理。但它其实含蛋白质、低聚醣、矿物质,以及有益心血管和骨骼健康的黄豆异黄酮。

新加坡幸福科技总裁黄伟祥希望和更多外国企业合作,以豆清酿出符合不同喜好的酒精饮料。(龙国雄摄)

消费者重视环保也在意价格

公司总裁黄伟祥用了两年时间策划Sachi豆清威士忌项目,接着从发酵到二次蒸馏(double distillation)和陈酿(ageing),耗时一年半。陈酿用的是从日本、美国和中国等地进口的橡木桶,一年后装瓶(本地气温和湿度较高,所以陈酿时间较短),酒精浓度48%。 

黄伟祥原想用本地木材制成的木桶,无奈价格让人却步,一个小木桶要价2000元,威士忌得天价出售才能回本。黄伟祥说:“虽然越来越多人重视环保,但很多消费者对价钱还是相当敏感。即便是比较环保的产品,要是价钱比其他选择贵太多,可能会乏人问津。”

第一批豆清威士忌140瓶,没有公开发售,一部分卖给黄伟祥的友人,希望大家喝了提供意见,其余用作行销用途,比如让餐馆和外国的生意伙伴试喝。黄伟祥计划在收集意见后改善酿制过程,明年推出第二批威士忌,公众最快可在这两个月于Sachi官网预购,预购价$450(500毫升)。

豆清威士忌取名1831,原因之一是酿造过程使用的科菲蒸馏器是在1831年发明。(龙国雄摄)

口感顺滑带微甘花果味

豆清威士忌取名1831,黄伟祥说有两个原因。据他所知,威士忌是在1831年来到新加坡,而且豆清威士忌选用的科菲蒸馏器(coffey still)也是在1831年发明。当然,这是一种聪明的品牌行销方法,市面上许多受欢迎的威士忌都主打悠久历史。

采访当天试喝了一点,第一印象是顺滑、轻盈,隐约闻到香草香,接着尝到微甘的花果味。如果不喜欢辛辣或带有浓郁烟熏味的威士忌,这款豆清威士应该会符合你的喜好。

Sachi的1831豆清威士忌经过发酵和二次蒸馏后,会放在橡木桶内陈酿一年。(龙国雄摄)

黄伟祥说:“我们的酿制技术已经成熟,只要在豆清中加入不同的酵母和天然酸(natural acids),就能酿制不同的酒精饮料。每一种酵母配方都有不同的香味和味道,除了豆清酒和威士忌,也能酿造白酒、黄酒、伏特加、琴酒、龙舌兰和利口酒(liquer)等。”

分销平台不易找

本地市场小,发挥的环保效益始终有限,黄伟祥积极和外国企业合作,希望在不同国家推出以他的技术制成,符合当地顾客喜好的豆清酒精饮料,比如在墨西哥卖豆清龙舌兰。他在中国已经找到合作伙伴,期待很快看到世界首个豆清白酒。

黄伟祥认为,环保永续不只是体现在公司对环境造成的影响以及产品的碳足迹,公司本身也要赚钱,才能继续发展下去。他指出,本地酿酒成本高昂,而且许多本地顾客偏好外国品牌,要找到分销平台不容易。Sachi豆清酒原本依赖网上销售,但冠病疫情缓解之后,居家喝酒的人少了,对Sachi的销量有不小的打击。

Sachi第二批豆清威士忌会在这两个月开放预购,价钱$450(500毫升)。(龙国雄摄)

两年前的访问,黄伟祥提到目标是每月生产1万公升酒精饮料,他坦言这个目标并未达成,而且过去每个月能用上2000至3000公升的豆清,现在只用大约一半。若无法增加生产量,成本和售价都难以下降。但他坚信环保势在必行,所以会继续着重行销并开拓外国版图,期待全球多个地方都能善用原本会被丢弃的豆清,把它变成佳酿。 

更环保饮酒法

日本糕点品牌Chateraise在荷兰村的Premium Yatsudoki分店提供木桶葡萄酒,重用玻璃瓶可获$2.50折扣。(陈映蓁摄)
  • 选择本地或邻国生产的酒精饮料;运输距离越短,耗费的燃油越少。
  • 减少包装浪费,选择可重复装瓶的饮料,例如日本糕点品牌Chateraise在指定分店推出木桶葡萄酒,让你重复使用同个瓶子装酒。
  • 酒精饮料包装多为铝罐或玻璃瓶,铝罐是较能成功回收的材质,如果担心放入蓝色回收箱容易被污染,建议在每月第三个星期天(“慈济环境永续日”)带到慈济在全岛各处设立的36个环保教育点
  • 玻璃瓶罐的最佳处理方法是重复使用,若无法重复使用,就选择较有效的回收方法。目前本地较理想的回收处位于玻璃教育和工作室Refind(406 Joo Chiat Place #01-26 S428084),工作室与马来西亚新山一家玻璃制造厂合作,回收透明、绿色和褐色玻璃瓶。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