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购组屋、装修工程延后完工 与人共居租地储物应急

字体大小:

预购组屋完工日期一延再延,装修工程一拖再拖,疫情之下,许多国人迟迟无法搬入新家。在这个充满问号的过渡期,有人选择住进共同生活空间,也有人租用储物空间存放家具。受访家庭分享如何在不安定中把生活过好,这权宜之计又给他们带来什么意外收获。

冠病来袭后,一般人留在家里的时间更长,但疫情导致劳工短缺及工程延误,造成许多人无法如期搬入预购组屋(BTO);即便钥匙到手了,装修工程也比以往更费时。

从事行销工作的张传徽(40岁)今年1月卖了组屋,2月在剩余组屋销售活动(Sale of Balance Flats)买下新单位,原本以为很快可以搬进去,没想到现在估计最快也要明年第二季才能拿到钥匙。由于卖房所得不足以还公积金的利息,即所谓的“负现金卖屋”(negative sale),因此手上现金并没有增加,经济方面更要小心斟酌。

张传徽原本和妻儿暂住父母家,但因为想要有自己的空间,所以萌生租房念头。他透过PropertyGuru网站联络了许多房屋经纪,想在儿子学校附近的公寓租个房间,但屡屡碰壁。“经纪听说是两个大人一个小孩就婉拒了我们。据说很多房东只想租给单身人士,而且环境一般只适合女性或男性租客。”

在找房过程中,张传徽得知另一个选择:共同居住空间如Coliwoo、Hmlet和Cove等。他与妻子讨论后决定住进Coliwoo位于文礼地铁站附近的单位,因为环境适合他们,而且他们找到的单位距离儿子学校最近。一家三口看了不同房型后租下双床套房,今年6月迁入。“两张单人床之间有个空间,正好能让4岁的儿子活动或玩耍,也可以摆一张小圆桌,三个人一起吃饭。”

与儿子学校附近的公寓单位比较,公寓房间月租约$1800,Coliwoo的双床套房房租(包括水电费和Wi-Fi)便宜400元左右。虽然租金始终是一笔不小的开销,但比起租公寓,多少有助于减轻他们的经济负担和压力。

张传徽夫妇认为现在的住宿安排相当理想。住所靠近地铁站、超市、小贩中心和商场,一家三口也能享有自己的私人空间。他说:“如果在组屋或公寓租房,其实会担心孩子吵到屋里其他人,但在共同居住空间租房,反而少了这个困扰,因为大家都有各自的房间。我们在使用共同厨房时还交了朋友,那个家庭和我们一样有一个孩子,也是在等组屋完工。”

他的妻子林佳萱(33岁)说:“在共用厨房下厨的好处是,不担心卧房会有油烟或蚂蚁,清理起来比较容易。我还可以一边下厨,一边让儿子在厨房旁边的共用饭厅玩耍。”

共居空间需求将上涨

Coliwoo在本地六个地点经营共同居住空间项目,房间总数800多个,所有房间附有私用厕所,但未必有洗衣机;如果没有洗衣机,房间附近会有共用投币式洗衣机。目前的平均租用率高达90至95%;和今年4月比较,询问入住详情的人数增加了大约15至20%。

资深区域营销经理庄晴莹说,需求增加的主要原因是BTO或装修工程延误,此外也有更多年轻人有意与父母分开住,自己打造更有利于居家工作和休闲的环境。她说:“我们估计共同居住空间的需求会持续上涨,特别是因为BTO工程时间延长而面对种种住宿挑战的人士,何况房租也一直在上升。”

据她了解,四房式组屋单位的月租为$2300左右,而且一般不包水电费。想节省一些,可以找人分租或和房东同住,“但要找到和自己合得来的房客并不容易,还得花不少时间。我们也观察到情侣一般都会重视隐私,因此和别人分租未必是最理想的方法。”

装修期延长 租储物空间放家具

拿到新家钥匙,接着又得为装修头疼。和建筑工程一样受人力短缺影响,不少人装修房子也得一等再等。

经营印刷与广告生意的陈铭州(37岁)的新家原本估计只需六周就能装修好,结果10周才能完成。由于装修时间变长,他必须找个地方储存新家的家具、床褥及家居用品。他在商业仓库Work+Store租了90平方英尺的储物单位,月租$332。

陈铭州说:“大部分储物服务业者都有指定的租用时间和面积,但装修的时间表有很多未知数,所以我很难确定自己到底要租多久。Work+Store的安排有一定伸缩性,我可以根据需求延长租用期,也能加租储物空间。”

陈铭州的装修最近终于完工,新家可容纳所有家具和家居用品,因此不必续租。他说:“日后如果有需要储物的状况,例如过年时要让家里有更多空间,我们还是会考虑租用储物空间。”

Work+Store由贤能集团(LHN Group)运营,集团总经理王志斌说自疫情暴发以来,咨询储物服务的顾客增加了20%左右。“很多用户说储存家居用品的空间选择不多。他们因为新家还没准备好,必须找可以短期租用的储存单位,大约租六至八周。有些用户则是在清理住家时发现自己需要一个安全而且大小适中的储存空间,存放较少用的物件,例如行李箱、冬装及个人收藏品等。随着岛国房屋越来越小,屋价越来越高,储物空间需求相信会有增无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