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家暴阴霾 为自己为孩子勇敢求助

峇尤原籍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2004年嫁来本地,当时不谙英语的她,每天一个人呆在房里。(邝启聪摄)
峇尤原籍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2004年嫁来本地,当时不谙英语的她,每天一个人呆在房里。(邝启聪摄)

字体大小:

家暴受害者很少愿意公开自己的经历,坦然受访的峇尤说,家暴受害者往往感到羞耻,想遮盖家丑,但是她勇敢地寻求帮助,从完全不考虑离婚,到带着两个孩子出走,学习自力更生。她希望自己的故事可以激励家暴受害者不要等别害怕求助。

“为什么不离婚呢?”儿子七年前的一句话犹如当头棒喝,一语惊醒家暴受害者峇尤(Bayu)。

峇尤说:“他当时才11岁,女儿则六、七岁。我从没想过离婚,是儿子让我下定决心,我必须为孩子们着想。即便上个月熬过了,我们这个月是否又能熬得过?”

今年40岁的峇尤原籍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前夫是新加坡人,两人在2002年因工作而认识,2004年结婚。前夫原本在印度尼西亚生活,他们曾打算继续住在那里,但峇尤怀孕后出现妊娠并发症,前夫认为本地医疗设施较完善,安排她来新加坡生活,与自己的父母亲同住,她于是辞掉工作,只身一人来新。

峇尤说:“我当时不会说英语,很多时候一个人呆在房间里。我也没有朋友,所以哪里都没去。前夫继续在印度尼西亚工作,偶尔才回新加坡。”

生下两个孩子后,一家四口曾移居雅加达,住了大约半年。峇尤说:“当时我发现了很多事,包括前夫和其他女人的关系。婚姻中很多小问题渐渐变成大问题,有时很小的一件事都会让他大发脾气。”

峇尤和孩子就这样被前夫打骂,她说不记得多少次,他一生气便从柜子拉出她的衣服,要她收拾行李离开。搬回本地居住后,问题不见好转,但峇尤始终没向任何人诉苦。“要是让亲人或朋友知道自己的遭遇,大家一定劝我离婚。我真的不想听到这些话。何况我又没有收入,没有朋友,我哪里都去不了……我以为只要多忍耐一下子,他有朝一日一定会改变。”

结果是儿子看得比她透彻。儿子告诉峇尤:“他不会改的,要一个人改变太困难了。一直期待他改变,只会一直失望下去。Just let go(放手吧)。”

主动上网求助

峇尤说是儿子的话让她“醒了过来”。她上网找资料了解求助途径,去了住家附近的家庭服务中心,并在中心的转介下接受新加坡妇女组织协会(SCWO)的帮助。

峇尤曾经以为自己孤立无援,直到接触了新加坡妇女组织协会(SCWO)。(邝启聪摄)

峇尤知道必须趁前夫在印度尼西亚工作时逃走,她匆忙地收拾东西,确保孩子的校服、课本都带上了,一行三人拖着行李箱,带着大包小包住进SCWO的庇护所“Star Shelter”。

“最重要的是确保孩子和自己的人身安全,我记得我们是在傍晚左右安顿好,孩子隔天一早还要上学。有了栖身之所,我们感觉更安心。有了安全的空间,感觉自己可以更坚强一些。”

SCWO也安排峇尤上课学习英语和电脑软件,以及通过美术疗法和做手工减压。她说:“当时的压力很大,不知道这一切什么时候会结束,很多事情我不敢想太多,还好有SCWO陪我一步一步找到解决方法。”

庇护所不可能住一辈子,要自力更生就必须找到工作。SCWO为峇尤介绍了酒店餐馆的服务生工作,又通过旗下的抚养援助中心(Maintenance Support Central ,简称MSC)提供辅导和法律咨询,帮她申请成为永久居民,以及办理离婚手续。

峇尤说:“前夫为了争夺孩子的抚养权,竟然欺骗法官说我打骂家婆,还好家婆明白事理,她亲自写信说我从没这么做。前夫因此非常生气,和她断绝来往。”

抚养权最终判给了峇尤,两个孩子至今仍和阿嫲保持联络。“逢年过节,还有阿嫲过生日时,孩子都会过去陪她。”

摆脱家暴历经艰辛,找回自己和自信的峇尤希望激励其他家暴受害者勇敢求助。(邝启聪摄)

财务虐待也是家庭暴力

MSC每年帮助的女性平均有1400人,过去两年的求助者增加了大约14%。为进一步了解峇尤和其他遭遇家庭暴力的女性需要的服务,MSC在2022年10月至2023年3月之间做了问卷调查,访问了50名求助者。调查发现,近半数女性在婚后首三年就遭遇财务虐待(financial abuse);同时遭遇财务虐待和身体虐待的同样近半数。

SCWO副总裁林华玉指出,财务虐待是一种家庭暴力,施暴者会掌控受害者的金钱和财务资源,例如扣留受害者的钱,阻止受害者工作,从而限制对方的自由,剥夺她的尊严。离婚后拖欠赡养费,只支付一部分赡养费,或是不准时支付赡养费,同样可归类为财务虐待。

林华玉希望财务虐待受害者知道,这段艰难的时期不必独自面对,MSC除了提供线上和面对面的辅导服务,每个月还有两天的免费线上法律咨询(须事先报名)。她强调:“别害怕求助。” 

勇敢求助,不孤立无援

身为过来人,峇尤深切了解求助并不容易。“我们往往会感觉羞耻,希望把问题掩盖起来。当然,你可以等一等,想一想,让自己感觉踏实一些再求助,但请不要等太久。要勇敢求助,你绝对不会孤立无援。”

峇尤认为,自己必须明白自己要什么,幸福的定义因人而异。(邝启聪摄)

“我曾经以为只有自己能够帮助自己,但事实绝非如此。我当时感觉一切一片黑暗,认为自己无能为力,但辅导让我重新看见自己。”

她强调,幸福的定义因人而异,有人或许只想维持婚姻,但家暴会剥夺一个人的自尊和身份,感觉自己毫无价值,施暴者就能随心所欲控制受害者。“最重要的是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我终于明白我不想再任由前夫这样对待我,除非他停手,不然就是我自己要制止他的行为。”

踏出第一步后,峇尤的幸福逐渐成形。她现在从事零售业,最近还当上助理经理;两个孩子和她有了自己的家,不必看别人的脸色,每晚睡得香甜。“我终于找回自己,找回自信。希望其他家暴受害者不要放弃找寻自己的幸福,要相信总有一天会雨过天晴。”

MSC的联络方式和网站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