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植本土 用音乐美助华文合唱团解困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今年91岁高龄的李煜传仍在指挥艺术合唱团,团员多为退休人士,这是本地众多华文合唱团的现状缩影。(邬福梁摄)
今年91岁高龄的李煜传仍在指挥艺术合唱团,团员多为退休人士,这是本地众多华文合唱团的现状缩影。(邬福梁摄)

字体大小:

20年前盛大的“千人大合唱”标志着本地华文合唱团曾经拥有的辉煌,而今,本地华文合唱团成员多为退休人士,人数日渐减少。业内人士剖析,除了语言和文娱活动生态等原因,新旧合唱团在曲风和艺术追求上的“代沟”,是华文合唱团吸引不到年轻人更深层的原因。

今年1月,新声合唱团在位于大巴窑的战备军人协会俱乐部举办告别音乐会。他们找来曾经的团员,演唱了《小城故事》《葬花吟》等怀旧老歌,以纪念一起走过的47年。

新声合唱团脱胎于已故合唱指挥朱承安执教的义安工艺学院合唱团,很多学生毕业后依然有唱歌的热情,于是在校外成立新声合唱团。转眼间,那些意气风发、歌以咏志的文艺青年如今都已是两鬓斑白的老者,每周五聚在一起唱歌,是他们坚持大半生的生活习惯。

“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有人行动不便,也有人陆续离开。尤其在疫情期间,我们停止活动三年,最后还活跃的成员不到20人。”新声合唱团秘书王永其说:“最大的挑战是很难吸引到年轻人加入。”而新声合唱团并非孤例,他们面对的困境,也是本地华文合唱生态的一个缩影。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