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新加坡区执行董事Ben King 被疫情逼成时间规划大师

本金认为新加坡是亚太区和东南亚的重要中心。(唐家鸿摄)
本金认为新加坡是亚太区和东南亚的重要中心。(唐家鸿摄)

字体大小:

刚上任谷歌新加坡区执行董事,澳大利亚科技人本金就遇到冠病疫情,家里又增添了一对双胞胎女儿,让他不得不重新规划、仔细安排时间,在公私之间取得平衡。本金非常看好新加坡数码经济的发展,并认为谷歌有责任尽一分力。

资深澳大利亚科技人本金(Ben King)2019年9月兴致高昂地出任谷歌新加坡区执行董事,谁知不久后冠病疫情暴发,居家办公让他工作和家庭两头烧,也迫使他成为“时间规划大师”,生活习惯大改变。

本金(39岁)最近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说:“我太太2019年2月生下一对双胞胎女儿,在她们一岁多的时候,疫情暴发了。我得应对非常不稳定的企业环境,同事们也面对各种难题,我身为领导必须体恤和安抚他们。同时,我还得在家照顾两个年幼小孩,她们才不理会我面对什么工作压力。2020年是很辛苦的一年,但我学到了不少东西。多亏疫情,两个孩子跟我的关系变得很亲。”

本金坦承时间规划变得非常重要:“疫情期间,我被迫长期呆在家中,公事和私生活很难分开。必须仔细安排时间,这样才有时间陪伴孩子和家人,做运动,处理公事等。”他说疫情前经常会在星期一早上开会,然后忙到周末,“现在我星期一中午前不会安排会议,会花时间准备接下来一周的工作,这样星期天也不会有很大压力,我可以陪伴家人,也让我有时间恢复精力,准备迎接下来一周的工作。”

谷歌2007年在新加坡设立办事处,当时只有24名职员,它过去15年来业务迅速增长,如今在本地聘有3000人。新加坡也是谷歌在亚太区的总部。

为庆祝在新加坡成立15周年,谷歌新加坡上周二(8月23日)在本地总部举行了首届“Google for Singapore”活动,邀请到副总理兼财政部长黄循财出席。谷歌当天也宣布加大在我国的投资,除了正式启用第三座数据中心,也与政府携手建立人工智能解决方案,并加强“SG技能启动”(Skills Ignition SG)计划,协助更多国人掌握数码技能,提高受雇能力。

副总理兼财政部长黄循财(右四)和本金(右三)等谷歌高层一起出席谷歌新加坡活动。(陈斌勤摄)
谷歌新加坡首届“Google for Singapore”活动,邀请外宾和媒体试用谷歌服务和产品。(陈斌勤摄)

政府政策有前瞻性

谈到新加坡的重要性,本金说新加坡是亚太区和东南亚的中心,这两大区域市场规模庞大,商机无限。例如他估计东南亚电商的商品交易总额(gross merchandise value)在2030年将达到1兆美元(约1.4兆新元),是世界增长最快的数码经济体之一。

他说:“新加坡政府制定政策非常有前瞻性,我们很高兴有机会可以跟政府讨论各项政策。政府也为数码经济和人才发展创造了很好的环境,并愿意跟我们合作。”新加坡智慧国及数码政府工作团(Smart Nation and Digital Government Group,简称SNDGG)和谷歌云(Google Cloud)签署备忘录,联手加强人工智能合作。

“SG技能启动”在2020年启动,至今已培训超过5500人,有37家企业参与计划。本金很自豪计划能发展到目前规模,“疫情加快了新加坡数码化速度,大家被迫进入数码生活。与此同时,劳动市场有巨大变化,不少人失去了工作,生活陷入困境。我当时就想,如何把危机转为契机,帮助新加坡人适应数码未来,让他们接受培训时也有一些收入。”

他坦言当初要在疫情初期推出这项计划困难重重,“当时疫情非常严峻,社会动荡不安,大家对居家办公或混合办公根本毫无头绪,这对谷歌和政府都是全新尝试。我刚到新加坡上任,还没跟政府官员建立关系,就要通过线上会议跟他们合作,是一个很与众不同的体验。除了培训人,我们也要拉拢雇主成为伙伴,这也不是一件易事。”

记者好奇本金为何那么积极推动SG技能启动计划,他回答:“我相信教育能决定一个人的经济地位。如果我在企业有能力帮忙的话,我会义不容辞。此外,谷歌有很大的能力和平台帮助他人,也应该这么做。”

SG技能启动计划至今已培训超过5500人,有37家企业参与计划。(陈斌勤摄)
谷歌将使用巡回巴士到各所小学教导网络安全。(陈斌勤摄)

各大科技巨头由于权力过大,垄断市场,引起各国政府担忧,掀起了反垄断和加强监管的浪潮。美国司法部曾对谷歌发起反垄断诉讼,指控谷歌在搜索及搜索广告市场非法抑制竞争以维护垄断地位。对于政府加强监管,本金说:“我们欢迎好的条例,经常跟新加坡政府对未来政策展开对话。我认为谷歌在条例之外能做的事更多。由于全球有很多人使用谷歌平台,我们有很大的责任,在新加坡我们主要关注保障数据安全和用户隐私、人工智能及气候变化课题。”

大赞新加坡的居住环境

本金和太太很喜欢新加坡的居住环境,大赞这里是养育孩子的最佳环境。“这里的外国人流动性大,社群很开放,环境让我们兴奋,跟澳洲很不同。我和太太自19岁就在一起,我们都热爱旅行,从新加坡可以很轻易地搭飞机到全球各地游玩。”

出任谷歌新加坡区执行董事前,本金曾在泰国、印度尼西亚、菲律宾等国工作过。在东南亚工作了超过10年,有什么地方还不习惯?他笑答:“我还是不习惯这里的高温气候。澳洲人很爱户外运动,是我们生活的重要部分,但是在本地中午运动好像不太舒服,哈哈!我最近开始在早上用铁道走廊(rail corridor)骑脚踏车上班,翠绿树叶覆盖在走廊上方,风景非常漂亮!”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