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理双修 勇闯深度科技领域

大学主修政治学、法律和经济学的王韋晴,毕业后在健康科技公司担任数据科学家。
大学主修政治学、法律和经济学的王韋晴,毕业后在健康科技公司担任数据科学家。

字体大小:

人文学识与科学思考双结合可以更好地克服文明发展历程中的问题与挑战。大学主修人文科目的王韋晴亲身体验大学文科生一样能在毕业后投入科学领域工作,造福社会。

大学念政治学、法律和经济学,毕业后从事科技工作等于“浪费”大学文凭?

这是王韋晴(23岁)不时被问及的事。去年12月毕业自新加坡管理大学,目前在医疗科技公司Holmusk担任数据科学家的她,不但用三年半时间完成原需四年的大学人文课程,还在课余时间积极报读科技课程和申请实习机会。

2018年底至今,她完成六次实习(三次受聘于科技公司,其余是其他行业的科技工作),并考获31个相关证书,例如全国人工智能核心(AI Singapore)的AI助理工程师(Certified Engineer Associate)和Google Cloud的云端助理工程师(Associate Cloud Engineer)。

王韋晴说:“我不是科班出身,所以觉得自己需要一些证书,证明有能力从事科技工作。我也借此了解AI的各个层面,以及自己最感兴趣的地方。”

回想几年前报读大学时,她根本无意选修科技科系,“当时对它不太熟悉,而且觉得科技欠缺直觉性(unintuitive)。”她较感兴趣的是社会课题,她想了解如何解决各地人民的问题。

当王韋晴发现有个农业科技起步公司正在为非洲的农业建设AI方案时,她非常惊奇。“这些科技竟然有潜能应对世界上不平等的状况,我决定报名相关课程,包括编写方程式及机器学习(machine learning)。现在的我觉得当初没有选修科技其实是一种福气,因为选择以科技为重的科目,我可能反而不会加入科技业。要是在某个科技领域有了更严格慎密的学术培训,焦点可能就放在经营层面,或许就不会产生像现在这样的兴趣。一路来让我产生动力的是对于科技的好奇,以及科技能够达到的目标。我庆幸自己保持开放心态,尽管几年前‘排斥’了科技,却继续对它持有好奇心。”

收获两张“文凭”

大学毕业后,王韋晴参与新加坡创新机构(SGInnovate)的Summation Programme,在Holmusk当了八个月的数据科学家学徒,今年8月成为全职员工;公司通过数据科学及数码医疗,为精神健康和慢性疾病的治疗提供方案。让她惊讶的是,同事背景各异,数据科学团队的不少团员亦非科班出身;有些同事毕业自工程系,有些主修生物统计学。

“我很享受和背景丰富多样的同事合作,因为大家各有专场,却能在一起分享知识,互相学习。看到一些同事只需极少的正式科技培训,就能把现在的工作做得如此出色,真的让我大开眼界,也鼓励我精益求精。”

为鼓励更多AI爱好者加入这个行业,并帮助更多非科班出身的人士掌握AI知识,她和Summation Programme另一学徒合作创办非盈利平台AI Space(网址:discord.com/invite/MZRzccGxYz),平台今年5月正式上线。

“有些同辈问我会不会浪费了大学文凭,因为现在做的和学校里学的截然不同。我是乐观主义者,我会说我其实是用了几年的学习获取了两张‘文凭’!有时面对特别多挑战的时候,我会把注意力放在最初让我发展科技事业的原因——我想为全球性问题建造有影响力而且可规模化扩增的科技化解决方案,我热衷的是赋予弱势人士权利,并在发展程度较低的国家推展性别平权。”

零经验也不怕!过来人分享入行建议

王韋晴说:“科技公司终归要找的是任何能给营运增值的人,职员可以来自许多不一样的背景,绝对不限于电脑科学或工程学系毕业生!”如果你和她一样选修了与科技无关的学系,又想涉足科技领域,不妨参考她的下列建议。

●保持开放心态

新兴技术包括许多行业和领域,应勇于探索各种可能。例如单是人工智能(AI)这个领域就有许多职业和专业范畴,像数据科学家、机器学习(简称ML)工程师,和ML研究员等,各种工作适合不同专长、性情和兴趣。

●累积实践经验,扩大见闻

除了了解你感兴趣的科技领域,也应该亲自做做看,例如申请当实习生,或参与新加坡创新机构的Summation Programme。如此一来可获得在职训练,边做边学,也能得到导师的支持,助你了解这个职业是否适合你。

●寻求支持

加入志同道合的社群,就能拥有一个互相切磋学习的安全空间,遇到挫折时也有同行鼓励。社群其他成员未必和你处于同一事业阶段,他们可以是科技专业人士,也可能是和你一样,正考虑是否涉足科技领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