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

【字食族】高静娴:蓝宝石项链

(Pixabay图片)
(Pixabay图片)

字体大小:

无论家财万贯还是家境贫寒,原来只要与钱有关,关系再亲也可能会翻脸。有什么可以争夺的就争,不能吃亏,好像再和睦的家庭也会被遗产问题困扰。

“阿嬷,等你咚咚锵了,这条项链可以留给我吗?”

“好啊,我咚咚锵后,这条项链就送给你。”

(在马来西亚,“咚咚锵”的话,表示有人往生/丧礼。)

从玉婷记事以来,阿嬷都戴着一条蓝宝石项链。阿嬷说项链戴了半辈子,对她意义非凡。小时候的玉婷喜欢亮晶晶的物件,于是冒昧地向她要那条项链,阿嬷毫不犹豫地答应她。那时候玉婷还不太理解咚咚锵后,就再也见不到阿嬷,还对拿到项链有些期许。不知它到底有何魔力,小时候当阿嬷抱着玉婷时,她就会去碰它,有时不肯放手,要拿其他玩具来哄才肯放手。

玉婷在阿嬷的照顾下长大,直到爸爸妈妈决定带她到新加坡上幼稚园。阿嬷第一次来到新加坡,与她一起适应陌生环境。天真的玉婷以为日子应该就这样安稳度过,直到父母透露阿嬷要回去了。阿嬷不可能一辈子在这里陪着她,她需要习惯。这对一个几岁大的孩子,是如此残忍。大人们把她丢进了陌生海洋,然后把她唯一的救生圈抽走,叫她独立。

阿嬷踏上归途那天,玉婷依在她怀里,手里拽着那条项链,不肯放手。大人们想把玉婷抱走,她却哭得越大声。最后阿嬷答应下次见面会把项链给她,她才罢休。与阿嬷相处的日子从每天见面,变成一年只见几天。但每次回去玉婷都会向她要项链,阿嬷却会说等她咚咚锵了再给她。项链被玉婷“预定”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家,甚至全村都知道了,好像它理所当然属于她。

“咚咚锵,咚咚锵。” 阿嬷的棺木随着出殡队伍从殡仪馆来到了焚化场。有些人哭得稀里哗啦,有些却异常冷静,心无波澜。闸门关起,火焰燃起,一切结束。才回到家,大伯母就拿着白金账本开始计算,怕葬礼要贴钱。大伯母有五个兄弟姐妹,从小熟悉“宫心计”。好像什么都要争第一,生怕吃亏。每次在年夜饭桌上,第一个夹走鸡腿,捞起汤中鲍鱼。每次回乡都用“你们赚新币”为理由,来要求玉婷一家请吃饭。玉婷对她的印象停留在爱贪小便宜的亲戚,与她不亲近。

这时爷爷拿出了一个生锈的铁盒,大伯母很快跟上去窥探有什么宝物。打开原来都是阿嬷留下来的首饰与黄金,不多但刚好够分一人一件。阿嬷每件都备注姓名,清楚明了不会吵架。可是千算万算,还是有件漏网之鱼。蓝宝石项链一直戴在阿嬷身上,没有写属于谁。

大伯母就开始唱她的大戏:“反正没有写名,就应该给最大的儿子啊!”

屋内一片宁静,她加上:“要不然与阿嬷的骨灰放一起也好!”

爷爷一声不吭地拿起项链丢向她嘶吼着:“你敢拿就拿啦!小心阿嬷半夜来找你。”

蓝宝石项链掉落在地上,碎片飞了出去。

明知自己理亏,大伯母还理直气壮地说:“她都没为阿嬷做什么,凭什么拿走那么昂贵的宝贝!”然后摔门走入房间。

玉婷心想:是啊,她说的没错,我好像没为婆婆做过什么,她就走了。

大伯一声也不敢吭摇了摇头,跟着大伯母进了房。

玉婷眼眶湿透去捡起项链,宝石上出现了明显裂缝,好像这个家,永远无法修补。

家里后来为了它吵得不可开交,看似和睦的家庭关系因顶梁柱去世而破裂。或许之前已经貌合神离,阿嬷去世是导火索,项链成了易燃剂。把原本不牢固的家,烧成了碎片。或许大伯母认为蓝宝石项链是很值钱的物品,就算得不到也不要给玉婷。

可是蓝宝石项链并非价值连城,蓝宝石只是阿嬷在街边捡来的普通石头,只是后来边上镶了黄金搭配金链,成了每天戴着的项链。它的价值只在于阿嬷曾经每天都戴在身上,成为了她的一部分。这让玉婷意识到无论家财万贯还是家境贫寒,原来只要与钱有关,关系再亲也可能会翻脸。有什么可以争夺的就争,不能吃亏,好像再和睦的家庭也会被遗产问题困扰。玉婷不禁想,如果阿嬷知道小辈们为了一条项链闹得不可开交,会不会亲自教训他们。

但若可以她宁愿选择不要它。

玉婷只想在万物复苏之日,拿着阿嬷最爱的花,到她长眠之地与她谈话。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