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人轻生后锥心哀痛 给自杀者遗族六个疗愈建议

字体大小:

“自杀者遗族”指的是自杀者的家人、朋友以及和他们有接触的人。受访医生与心理学家讲解自杀者遗族可能面对哪些精神困扰,亲友又能如何给予支持帮助?

接近岁末倍思亲,特别是亲人因自杀而挥别人世,伤痛更深刻,疗愈该从何开始?要是身边人深陷这样的痛苦,你是否知道如何相助?

“自杀者遗族”(survivors of suicide)指的是自杀者的家人、朋友以及和他们有接触的人,例如医疗人员、社工。提供自杀防治教育的美国自杀学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 of Suicidology)在2018年发表了研究报告:每名自杀者平均触及135人,其中约60人的情感会直接或间接受到冲击,至少6人可能受到重创,包括承受压力与负面情绪,或需专业帮助。

急性悲痛反应是正常的

心理卫生学院的苏心荃兼职助理教授说:“亲人因自杀而死,这是生命中最痛苦的失去之一。和其他人比较,自杀者遗族患上抑郁症、创伤后压力症候群(PTSD,也称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症),甚至自杀的风险都更高,出现并发症如心脏疾病的风险也更高,特别是有抑郁症病史或是情绪脆弱的人。”苏教授是心理卫生学院医务护理改造主任兼康复护理主治医生。

他解释,亲人自杀后出现急性悲痛反应(acute grief reaction)是正常的,那是对于一个极度不正常的情况所产生的自然反应,所以不应该因此让自杀者遗族感觉自己不正常。不过,丧恸(grief)如果延迟出现(失去亲人两周后才有所感受),受到抑制(没有任何丧恸的感觉),或是延续六个月以上,都可说是不正常的。“要是个人的健康或安全受到影响,都应该向医生或辅导员求助。”

复杂性丧恸时间更长

心理卫生学院心理学部门资深临床心理学家王碧雯指出,失去心爱的人,必然会因此感到悲痛、伤心、悲愤(英文称grieving),但自杀者遗族的丧恸过程可能比较复杂,即复杂性丧恸(complicated grief)。

她解释,复杂性丧恸比其他类别的丧恸为期更长,而且自杀者遗族可能感觉自己被困住,一直重复感受非常深刻的哀痛,无法停止思念失去的亲人,也可能特意避开会让自己想起亲人的事物。“自杀者遗族出现自杀年头和行为的风险也更高,因为他们可能有强烈的欲望,想和逝去的亲人一起。这是哀悼引发的反应,不是示弱的表现。即便有自杀念头,也不意味着会做出自杀行为。告诉你信任的人,有助于保护自己的安全。”

“自杀者遗族也很可能会有非常深刻的愧疚和悔恨,可能责怪自己,可能问很多为什么,例如‘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为什么选择这种方式离开?’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我们想要找出答案,以便了解亲人自杀这件事。”

有些自杀者遗族可能感觉自己被亲人抛弃,因而产生愤怒的感觉;也可能过于震惊,无法接受亲人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自杀常常被污名化,因此这个死亡原因一般不容易接受。或许你会因此觉得羞愧,也难以告诉别人亲人的死因。你或许会担心自己是否须要撒谎,但可以隐藏或撒谎会让羞愧的感觉变本加厉。你可以等到自己做好心理准备才告诉其他人,也不必提供太多细节。”

无须婉拒别人的援助

如何更好地处理非一般的丧恸?王碧雯为自杀者遗族提供的建议如下:

①接受自己和其他丧失亲友的人一样,有同样的丧恸权利。必须了解的是:我们越把丧恸藏在心底,什么都不说,疗愈可能越艰难。

②允许自己谈论亲人的自杀,表达情绪,感受伤痛——这些都是疗愈过程的一部分。

③对待自己要温柔,有耐心,让自己可以“过一天,算一天”,不必强迫自己迅速“好起来”。每个人的丧恸过程都是独一无二的,你不必强求自己马上渡过难关。

④开口求助,让支持你的人和你一起分担伤痛,不必独自承受一切。有人伸出援手时,你也无须婉拒。有些自杀者遗族会加入互助团体,认识其他自杀者遗族,了解其他人的丧恸过程,有助平衡自己的观点。如果不喜欢加入小组或团体,也可直接寻求专人帮助,例如约见辅导员。

⑤满足自己的需求,包括照顾自己的生理健康,例如外出走走,重拾运动习惯,或在日常生活中加入有助舒展身心的活动。从事户外活动,有助避免自己坐在家里想得太多。

⑥记得你有权利以自己的方式记住你爱的人,你不必只是记得他或她选择离开人世的方法,如此一来可让自己减少自责。纪念亲人的方式因人而异,有些人会把亲人的照片收在钱包里,有些人可能把对方的名字缩写刻在自己常戴的首饰上。

“自杀常常被污名化,因此这个死亡原因一般不容易接受……你可以等到自己做好心理准备才告诉其他人,也不必提供太多细节。”

——心理学家王碧雯

如何帮助自杀者遗族?

①联系对方,就像你会支持其他失去亲友的人一样支持他,这样有助于对方知道自己有丧恸的权利。

②主动询问自己是否能在追悼会、丧礼、葬礼或其他悼念活动上帮忙做些什么。在某些日子如亡人的生辰或忌日时要特别敏感。

③让对方知道你愿意聆听,他可以自由抒发情感。聆听时应避免采取批判性态度,应耐心接受对方的丧恸节奏和方式。丧恸没有所谓的“正确时间”或“正确方法”。

④陪伴有助消除对方的孤立感,但也必须顾及并尊重对方需要的隐私和空间。

⑤避免重复陈腔滥调或说出欠缺敏感的话,例如“时间会治疗一切伤痛”“你应该庆幸事情没有变得更糟”“你还有另一个孩子啊”。此外应避免“committed suicide”或“successfully commit suicide”等常见词汇,因为commit(“犯下”)一词有犯罪意味,也可能轻化了自杀的悲剧色彩。

⑥待自杀者遗族准备好之后,帮助他恢复原来的生活方式。

⑦鼓励自杀者遗族好好照顾自己,例如感觉疲劳时一定要休息。

⑧留意自杀者遗族是否有任何自杀倾向,或是精神健康越来越差,并协助他向专人求助。

上述建议由王碧雯提供。

心理卫生学院提供受访者照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