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牙医须三好 助病人恢复美丽微笑

字体大小:

资深牙医如吴美珍副教授,虽然解救了不少人的口腔颌面问题,但她深深觉得,身为医生要有三好,与此同时还不应满足于现有疗法,而是要不断创新,为患者争取更理想的治疗效果。

25年来,新加坡国立牙科中心吴美珍临床副教授除了为患者解决各种口腔颌面问题,也致力于研究和教育,从多方面促进本地牙科发展,帮助更多人找回自信灿烂的笑容。

吴美珍不单专攻极具挑战性的口腔颌面外科(o r a l a n d maxillofacial surgery),还积极从事研究工作,并在新加坡保健集团(SingHealth)杜克—国大医学院的口腔健康临床计划担任研究副主席。

保有对患者怜悯体恤的心

在这位经验丰富的资深顾问医生心中,好牙医的标准是什么?

——好头脑、一副好心肠和一双巧手。

她说:“有好的头脑,才能做出正确的临床判断;有一双巧手才能把治疗和手术做好。最重要的是要有一颗好的心,一颗对患者怜悯体恤的心。”

小时候的吴美珍想当科学家,喜欢看电视卡通里的科学家在实验室与各种五彩缤纷的化学液体为伍。她热爱动物,喜欢到科学馆看各种展览,看鸡蛋如何孵出小鸡,还养过乌龟、鱼、小鸟、仓鼠、兔子、猫、狗等宠物。

步入青年的她被色彩缤纷的海洋生物吸引,开始想成为海洋生物学家,甚至学习潜水。现在的她除了养猫养鱼,也开始做水族造景(aquascaping)。

她坦言自己是到了初院才决定要当医生。在国家初级学院读高中时,吴美珍选修的是三重科学(triple science),即生物、物理和化学。“学习对我来说特别开心,尤其是上生物课时,它让我觉得人体真的非常奇妙,所有身体功能的协调是如此完美。”

在牙科学院学习的那段日子,她了解到单单拥有学术技能是不足够的,还须学会其他技能,包括技术技能和沟通技能。要成为牙医,必须多才多艺。无论理科或文科都要有优异的成绩,理解能力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也要强,还得心灵手巧。牙医的双手必须非常灵活,因为各种牙科手术和程序都需要精细的动作。另,牙医也应懂得鉴赏美,才能更好地帮助病人恢复最美丽的微笑。

她分享,一名少女在父亲的陪伴下来到新加坡国立牙科中心,由于她的下颌很长,以致上下排牙齿之间有很大的空隙。“少女的父亲说,女儿在校常被取笑,大大影响了自信心。她说话时轻声细语,和我交流的过程始终不直视我。填写同意书时,她把身份证递给我,我发现证件上的照片有很多刮痕,可见她并不喜欢自己的长相。”

吴美珍为她做了颌骨矫正手术,术后她似乎变成了另一个人,外貌的改变助她建立起自信,使她变得开朗、健谈。很多年后,她在社媒上找到吴美珍,两人成为朋友。“我很高兴看到她已婚,还育有两个可爱的孩子。”

单怀热忱行医还不足够

医生该如何在研究和行医之间取得平衡?吴美珍认为,医生每次只能帮助一名患者,但一个重大的发现或发明却可能让全世界许多人受益。

“身为医生,我们不应满足于现有疗法,一定要不断创新,为患者争取更理想的治疗效果。但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做研究。研究员的工作非常艰巨。申请研究经费面对很大的竞争,而且会遇到很多的挫折和失败,所以一定要有很大的热忱才能坚持下去。”她也说,单怀有热忱并不足够,还必须广泛阅读,书写能力强,具备创意和分析能力。

冠病疫情肆虐,牙医在为病人治疗时,感染风险高。吴美珍和研究团队以商场和超市入口的空气幕帘(air curtain)为发想,于2020年5月研发了aeroshield。该装置能在求诊者面部上方吹起高速气流,形成一层空气屏障,从而挡开牙科治疗过程中产生的气溶胶(aerosols),如同为求诊者戴上一个“无形口罩”。

她说:“我们在寻找适合的商业开发合作伙伴,希望aeroshield有助保障牙科医护人员的安全,往后即使有别的疫情暴发,医护人员也可继续安心地提供牙科服务。”

疫情对人们的生活造成巨大影响,但换个角度想,疫情也带来了一些正面影响。“我们接受了新的数码技术,如远程看诊,开会也用视讯会议,促进了国际交流。数码世界移除了国与国之间的边界,要和几千里以外的人‘见面’,就和见到邻居一样简单。”

(本文摘录自最新第51期《健康No.1》杂志)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