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一成国人认为自己有活力 精神健康是重要指标

一个人有活力,意即精神饱满,充满生命力,觉得自己拥有生活的掌控权。(iStock图片)
一个人有活力,意即精神饱满,充满生命力,觉得自己拥有生活的掌控权。(iStock图片)

字体大小:

你认为自己有活力吗?

根据国际医疗保健公司信诺(Cigna Healthcare)最近公布的调查报告《活力调查》(Vitality Study 2023),认为自己非常有活力的新加坡人只有10%,比全球平均(20%)和亚太区平均(14%)更低。

这里说的活力(vitality)指的是感觉有精神,充满生命力,对于自己的生活和生命都持有掌控权。如何测量?信诺通过35道问题了解研究对象的生理健康,以及在情绪、心灵、社交、环境、财务、智力和职场等层面的状态。

信诺的调查在5月和6月展开,共有12个国家和地区的1万800人接受调查。我国有1000人参与这项研究,年龄最小的18岁,最大的72岁。

本地的研究对象之中,男性的活力水平比女性高。以年龄来看,60岁及以上的族群最有活力,活力最少的是45岁至59岁的族群。

报告指出,这些差异可能是因为女性比男性承担更多家务和照护工作,这些付出是不会有任何酬劳。45岁至59岁的族群比较没有活力,可能是因为他们是夹心层,不但要策划自己的退休计划,还要照顾家长和孩子。

95%出现职业倦怠症状

显而易见的是,一个人是否有活力,不能只看生理健康。信诺的研究报告指出,精神健康是活力指数最重要的指标。

“高活力”的人之中,有83%说自己的精神健康良好;“低活力”的人则只有8%这么说。

此外,“低活力”族群有多达93%面对高压,这个比率比“高活力”族群的77%来得高。

一如既往,国人仍旧面对高压。压力的三大来源是生活费飙升,对未来的不确定感,以及个人财务。

今年的研究对象之中,有87%说自己面对压力,比去年的86%和前年的85%略高。此外,有95%的研究对象说自己在过去一年出现至少一个职业倦怠的症状。

希望雇主提供灵活工作安排

压力大,活力低,对私生活和工作表现都有负面影响。信诺的调查报告指出,有67%的本地受访对象说,通货膨胀影响了他们追求健康的能力;61%的雇员希望雇主能提供更多支持,让他们可以生活得更健康。

具体来说,雇员最希望雇主做到的是:提供更有弹性的休假,更灵活的工作安排。其次是提供私人健康保险,以及精神健康方面的支援。

信诺新加坡的客户管理主任魏素珠在研究报告发表会上说,疫情后时代的普遍观念已经改变,大家更重视生活与工作之间的平衡,也有越来越多雇员要求休无薪或有薪长假。

为了顾及员工的身心健康,一些企业开始推行“无会议日”,或禁止员工在下班后或休息日发电邮。她认为这些做法都有一定的预防效果,有助于改善员工的心理健康。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