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中国海主权争端

郑永年:中国应在主权问题权利方面创新 国际法对解决南中国海问题至关重要

郑永年认为,中国在南中国海问题上没有多少可妥协的余地,但不认为中美两国会在南中国海开战。图为2018年4月18日在西太平洋进行演习的中国海军辽宁号航母编队。(互联网)
郑永年认为,中国在南中国海问题上没有多少可妥协的余地,但不认为中美两国会在南中国海开战。图为2018年4月18日在西太平洋进行演习的中国海军辽宁号航母编队。(互联网)

字体大小: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全球与当代中国高等研究院院长郑永年指出,目前的国际海洋法是欧洲18世纪以来的产物,建立在绝对主权概念上。他引述已故中国领导人邓小平提出的“搁置主权争议,共同开发”,指这里面其实已包含对主权的新解释。

中国政治学者郑永年认为,国际法对解决南中国海问题至关重要,他呼吁中国应在主权问题的权利方面进行创新,包括探讨让所有权与使用权相对分立,同时不应纠缠法律细节,由此挑起很多解决不了的政治性问题。

现任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全球与当代中国高等研究院院长的郑永年,昨早是在海南三亚举行的海洋合作与治理论坛上发表以上看法。

郑永年以视频方式在题为“全球海洋治理的机遇与挑战”的分论坛上发言时说,目前的国际海洋法是欧洲18世纪以来的产物,建立在绝对主权概念上。他引述已故中国领导人邓小平提出的“搁置主权争议,共同开发”,指这里面其实已包含对主权的新解释,并问:“我们(中国)能不能在主权问题上在权利方面有所创新呢……这个所有权能不能跟使用权相对分立开来呢?”

郑永年认为,中国作为大国可在这方面有所作为。“我们能不能有一点新的思维?如果老是纠缠在法律细节里面,我个人不认为南海(即南中国海)问题能得到解决。”

郑永年同时也指出,南中国海问题的解决仍绕不开美国。他并以“一带一路”分析拜登政府的对华战略,指美国目前从阿富汗撤军后,鼓励中国向西发展“一带”(丝绸之路经济带),继续成为一个陆地国家,同时华盛顿将精力放在南中国海,以封杀中国成为海洋强权。

他说:“南海被封杀的话,中国永远甭想成为一个海洋大国……正因为南海对中国的重要性,中国在南海问题上其实跟美国也没有很多妥协余地。”

尽管如此,郑永年认为,中国在解决南中国海问题时,无须“老盯着美国”,中美也不会为“几个岛礁”在南中国海开战。

但他警惕该区域却可能发生代理人战争,“有些国家要拼命邀请美国进来干预亚洲事务,这也是很危险的,很容易造成东南亚有些国家成为美国的代理人……代理人战争最后牺牲的还是代理人本身,中国跟东南亚国家还是要说清楚这一点。”

建议中国在南中国海应更关切经济问题

郑永年也建议中国在南中国海不应过度关注军事、地缘政治等问题,而应更关切经济,通过在南中国海、湄公河建设开放性经济圈。中国也应与亚细安(中国称东盟)建立开放包容、不针对第三方的新型多边主义,聚焦解决区域问题。

在问答环节中,郑永年补充说,中国的强项是自由贸易,应利用作为世界最大单一市场搞单边开放,同时避免与美国进行军事竞赛,进而让亚细安国家陷入困境。

“如果从经贸开端,这是一个契机,会改变整个亚洲的格局,会把亚洲的经贸合作推向一个新的阶段,(让)东盟跟中国变得更加整合。”

另一方面,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昨早在论坛开幕式上通过视频致辞,不点名批评美国出于维护海洋霸权的目的,在海上耀武扬威、拉帮结派,不断侵犯其他国家的正当和合法权益,并对此表示反对。他呼吁各国共同高举多边主义旗帜,维护以国际法为基础的海洋秩序。

对南中国海问题,王毅形容中国与亚细安国家推动《南中国海行为准则》(Code of Conduct,简称COC)磋商不断取得新进展,呼吁以即将于本月举行的中国—亚细安建立对话关系30周年峰会等为契机,争取早日达成COC。

(记者是《联合早报》重庆特派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