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议收入严重受影响 印尼农民示威要求解除棕榈油出口禁令

数百名棕榈油农民在雅加达的经济事务统筹部办公楼外示威抗议,要求政府解除棕榈油出口禁令。(路透社)
数百名棕榈油农民在雅加达的经济事务统筹部办公楼外示威抗议,要求政府解除棕榈油出口禁令。(路透社)

字体大小:

印尼棕榈油农民协会说,自从政府颁布出口禁令,22个棕榈油生产省的新鲜棕榈果价格就暴跌,甚至比地方政府设下的底价还低了70%。

(雅加达综合电)印度尼西亚的棕榈油出口禁令严重影响当地农民收入,数百名小型棕榈油农民周二在首都雅加达和其他省份抗议,要求政府解除禁令。

印尼是全球最大的棕榈油出口国。但由于印尼国内的食用油出现短缺,导致价格飙升,印尼政府从4月28日起禁止出口原棕榈油及其他棕榈油产品。这道禁令也扰乱了全球的植物油市场。

受到禁令影响的数百名农民周二载着一卡车的棕榈果,来到雅加达的经济事务统筹部办公楼外示威抗议。

棕榈油农民高举海报和横幅,上面写道:“马国农民笑容满面,印尼农民受苦”。早前,作为全球第二大棕榈油生产国的马来西亚曾表明,马国将填补因印尼出口禁令而空出的市场需求。

印尼棕榈油农民协会在一份声明中说,自从政府颁布出口禁令,22个棕榈油生产省的新鲜棕榈果价格就一路暴跌,甚至比地方政府设下的底价还低了70%。

他补充说,与农民合作的公司仅占小农油棕种植园总面积(672万公顷)的7%。据报道,93%的独立小农不受底价的保护,他们是通过工厂和大型合作社之间的协议确定价格。协会估计,自从出口禁令实施以来,至少有25%的棕榈油工厂已停止向独立小农购买棕榈果。

参加示威的农民尤斯兰告诉路透社,出口禁令给农民造成收入损失,导致早前的斋戒月庆祝活动也显得格外冷清。他补充,港口的储存已满,工厂也不再接收更多的棕榈果。“由于价格低迷,农民甚至犹豫要不要收割。”

来自南苏门答腊的农民苏希威佐诺也说:“收割棕榈果不会带来利润,但不收割让它腐烂,也会破坏树木。”

参与示威的农民说,他们计划游行到总统府,并称在其他22个省份也有类似的游行抗议活动。经济部官员透露,农民代表已会见了一些政府官员,并表达了诉求。

上个月,印尼总统佐科在一系列政策未能控制当地食用油价格后,决定对棕榈油及相关衍生产品实施出口禁令。佐科当时说,确保人民负担得起食物,比出口收入更加重要;只有在满足了国内需求后,他才会解除这道禁令。

印尼民调机构“印尼政治指标”本周发布的报告显示,受到食用油价格上涨及连锁通胀的影响,佐科5月份的支持率下跌至58.1%,写下自2015年12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为了降低食用油价格,印尼政府计划通过国家食品采购机构分配更多食用油,但这项计划迟迟未开始。印尼棕榈油农民协会指出,复杂的官僚体系及申请程序的繁文缛节,也妨碍了棕榈油补贴的分配。

印尼经济事务统筹部长艾尔朗加(Airlangga Hartarto)曾说,棕榈油出口禁令将维持到国内的食用油价格降低至每公升1万4000印尼盾(约1.34新元)。根据印尼官方数据,截至上周五,印尼国内的食用油售价为每公升1万7300印尼盾(约1.65新元)。

彭博社:出口禁令或导致印尼盾跌至两年最低水平

另外,据彭博社报道,棕榈油出口禁令也加剧了美国加息的不利因素,可能导致印尼盾跌至近两年来的最低水平。

根据高盛集团公司的估计,棕榈油在2021年占印尼国内生产总值的1.5%,棕榈油出口禁令将使印尼每月的出口减少20亿美元(约27亿7200万新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