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西方签署计划近一年 印尼能源转型仍缓慢

印尼首都雅加达街头开始出现电动汽车,但印尼对化石燃料的深度依赖,使得印尼去年底与西方富国签署的能源转型合作计划进展缓慢。(法新社)
印尼首都雅加达街头开始出现电动汽车,但印尼对化石燃料的深度依赖,使得印尼去年底与西方富国签署的能源转型合作计划进展缓慢。(法新社)

字体大小:

(雅加达彭博电)印度尼西亚去年底与西方富国签署能源转型合作计划,但时隔10个月,印尼仍无法拿出任何具体成果可以在亚细安峰会及系列会议上示人。

由美国和日本领导的国家联盟国际伙伴集团(IPG)在去年11月于印尼峇厘岛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场边,与印尼签署“公正能源转型伙伴关系”(Just Energy Transition Partnership,简称JETP)协议,承诺资助至少200亿美元(约270亿新元),以帮助印尼在2050年前摆脱依赖煤炭发电并实现碳中和目标,这比原定目标提早10年实现。

然而,备受期待的投资蓝图一再推迟,各方至今尚未就治理、基线数据或遏制温室气体排放所需的资金达成共识,也未能让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煤炭出口国摆脱化石燃料。

印尼能源转型步履蹒跚,主要原因是印尼对煤炭的依赖,可能比各方最初所了解的更为严重和复杂。

彭博社审阅的一份362页文件草案显示,印尼工业设立越来越多的自备煤电厂(captive coal-fired plant),让印尼的化石燃料发电问题难以查明。自备煤电厂是高耗电工业如铝冶炼厂、钢铁厂、化工厂等自设的发电厂,印尼许多这类自备煤电厂并未与国家电网连接,加上还有许多规划中的自备煤电厂,不完整的统计数据导致当局难以评估煤电厂的实际规模。

JETP秘书处处长马亨德拉说:“能源转型一开始是自上而下,一旦情况变成自下而上推进,所有潜伏在细节中的问题就会显现出来。”

印尼官员:拟11月底修订投资计划

印尼起初承诺,发电行业2030年达到排放峰值,即不超过2亿9000万吨二氧化碳,即比基准水平低约20%,但这个目标目前来看是不可能实现了。

印尼官员表示,他们计划在今年11月底于《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八次缔约方大会(COP28)召开之前修订投资计划,并会在修订版中纳入公众反馈。

不过,投资计划要顺利推出,就必须先在至少三个相互关联的主要问题上达成一致,即资金、排放目标和逐步淘汰煤炭的机制,但要解决这三大问题非常不容易。

即使印尼能够解决这三个问题,还有其他悬而未决的问题。例如,印尼会与所有合作伙伴按一个整体还是单独进行谈判?更新和扩建电网以便最终能够容纳可再生能源的资金从哪里来?政府为确保煤电价格低廉而提供的补贴,以及限制投资者对可再生能源项目投资兴趣的保护措施又该如何面对未来?

熟悉流程的人士承认,问题的复杂程度远远超出他们最初达成JETP前的预期,并抱怨时间表过于雄心勃勃,技术准备也不充足。

不过,如果西方富国能够协助印尼解决这些问题,就可以为国际社会累积宝贵的经验教训,以实现各国的共同气候目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