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社交商务禁令后 印尼小零售商吁禁网购平台

位于印度尼西亚雅加达的丹纳阿邦是东南亚最大的纺织品批发中心。部分摊贩认为,网购平台冲击实体店铺的生意,使这里往日熙来攘往的景象不复存在。他们呼吁政府像禁制社交商务那样,禁止网购平台。(法新社)
位于印度尼西亚雅加达的丹纳阿邦是东南亚最大的纺织品批发中心。部分摊贩认为,网购平台冲击实体店铺的生意,使这里往日熙来攘往的景象不复存在。他们呼吁政府像禁制社交商务那样,禁止网购平台。(法新社)

字体大小:

(雅加达讯)继成功促使政府禁止社交媒体平台的网购功能后,印度尼西亚实体小零售商乘胜追击,如今呼吁政府也禁止其他网购平台。他们辩称,这么做有助商场和市集恢复昔日熙来攘往的景象。

东南亚最大纺织品批发中心丹纳阿邦(Tanah Abang)市集的摊贩告诉《雅加达邮报》,政府10月初下令社媒平台TikTok关闭社交商务功能,并没有取得成效,光顾市集的顾客和颁布禁令前一样。

售卖回教服饰的阿里说:“TikTok Shop是没了,但还有虾皮(Shopee)。要关就得每个平台都关,那样经济才能恢复。”

针对政府要求网购进口商品市值必须超过100美元(约136新元)的规定,摊贩们也认为门槛太低。他们说,还有很多卖家在网络商店卖着廉价货物,又不须付租金和服务费,抢走了实体摊贩的顾客。

不过,也有摊贩持不同看法。乔尼说,关闭所有网购平台将妨碍小企业的发展。“我们必须继续顺应数码化趋势,因为很多年轻企业家通过网购平台做生意……如果其他网购平台也被禁,他们要转移业务会很不容易。”

贸易部长祖尔基弗里星期四(10月12日)告诉媒体,他已呼吁丹纳阿邦的摊贩顺应变化,把业务转移到网上。

印尼经济与法学中心执行长比马说,掠夺性定价(predatory pricing)的现象仍然存在,是因为政府没有对折扣、促销和免费配送等项目实施监管。

另有分析师说,疫情后,消费者开始光顾购物中心,因此网上销售份额实际上减少了。如果关闭网购平台,顾客不一定会回流到丹纳阿邦,因为消费者会考虑到更舒适的地点逛街购物。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