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政情

反对阵营人士接连被调查 印尼政府受质疑假肃贪真政治洗牌

印度尼西亚近年来加大反贪力度,但近期被问话和逮捕的多为反对阵营关联人士。图为2019年印尼上届大选期间,肃贪委大楼外挂起“向贿金说不”的横幅。(档案照片)
印度尼西亚近年来加大反贪力度,但近期被问话和逮捕的多为反对阵营关联人士。图为2019年印尼上届大选期间,肃贪委大楼外挂起“向贿金说不”的横幅。(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选举脚步逼近,印度尼西亚肃贪力度明显加强。由于近来涉案的多为反对阵营成员及关联人士,加深外界猜疑,政府以肃贪之名,行政治洗牌之实。

印尼明年2月举行总统和议会选举,正副总统候选人将在本月19日至25日之间进行正式提名。但过去不到半年里,已有两名国家民主党籍(NasDem)的部长面对贪污指控。

原通信与资讯部长普拉特因涉互联网基础设施腐败案,今年5月被捕。原农业部长夏鲁尔则因涉非法收取款项,星期四(10月12日)被捕。

原农业部长夏鲁尔本月12日因涉贪腐被捕。他是不到半年内,第二个被立案的国家民主党政治人物。图为本月5日,夏鲁尔向媒体宣布自己已辞去部长职务。(法新社)

肃贪委星期五(13日)进一步指,夏鲁尔“指示进行几十亿印尼盾(1亿印尼盾约8万727新元)的转账,用于服务国家民主党的利益”。国家民主党隔天否认这项指控,并恫言肃贪委如果不撤回这番话,将面对法律行动。

国家民主党去年10月已与民族复兴党和公正繁荣党,共同推选雅加达特区前首长阿尼斯为总统候选人。而目前三名可能获得提名的潜在候选人中,也属阿尼斯与现任总统佐科的政见分歧最大,他曾公开批评佐科政府的政策。

去年9月至今,阿尼斯和他的竞选搭档、印尼最大回教政党民族复兴党主席穆海敏,以及与阿尼斯有互动的戈尔卡党主席、经济事务统筹部长艾尔朗加,也被肃贪委和总检察署传召协助贪腐案件的调查。

雅加达特区前首长阿尼斯(左)是国家民主党、民族复兴党和公正繁荣党共同推举的总统选举人选,他的副手是民族复兴党主席穆海敏(右)。(路透社)

一连串看似对准反对阵营的肃贪行动引起批评。民主党(Partai Demokrat)主席阿古斯今年7月在一段视频讲话中说:“我们担心,执法行动和肃贪更多被视为针对个别对象……我们应防止滥权,阻止以司法工具服务政治利益的做法。”

不过,国务秘书特别助理法多(Faldo Maldini)否认调查不公的指控。据《海峡时报》引述法多说:“朋友、敌人,任何人都好,我们的立场很清楚:没有选择性针对任何人。”

受访观察家指出,从涉案和被传话人员的背景以及时间点看,接二连三的肃贪行动很难不让人怀疑幕后存在政治操作。

智库与咨询公司Solaris Strategies国际事务高级分析师穆斯塔法(Mustafa Izzuddin)说:“这些执法行动来得太凑巧,让人不得不合理推断,它们背后有政治操作,并且选择性针对个别目标。”

穆斯塔法分析,这一系列举动或许出于现任政府希望获得政治筹码,确保选举能选出愿意延续佐科政策的人选,而不是推翻佐科计划的新总统。

印度尼西亚国防部长普拉博沃(左)和中爪哇省前省长甘查尔(中)被视为来届总统选举中领跑的潜在人选。一般相信,两人无论谁当选,都会延续现任总统佐科(右)推行的一系列发展计划。图为今年3月,佐科视察中爪哇水稻收成时,与两人交谈。(印尼总统秘书处新闻署)

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印尼研究项目资深研究员兼协调员刘敏丽分析,佐科借由清除可能不支持他所属意接班人选的阁员,以腾出空位引进自己的支持者,为他的属意人选助力。

整体而言,印尼各级政府的选举费用高昂,方方面面都需要资金。刘敏丽说:“即使离投票还有几个月,但通过这类肃贪调查不让潜在候选人担任部长,尤其是条件优渥的职位,这不只切断这个人的政治地位和权力,也切断了他们日后建立支持者网络、资金和其他资源的渠道,这可能就会成为决定2024年选战输赢的一线之差。”

曾在2015年至2019年担任总统副幕僚长的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客座高级研究员雅努阿尔(Yanuar Nugroho)说,一系列的肃贪行动如果被视为针对反对阵营,民权人士可能会对政府,甚至佐科本人印象不佳。不过对于佐科的狂热支持者,或是更在乎高人气人物而不是民主理念的选民,如Z世代和首投族,他们不介意佐科或政府怎么做。

“除非这一系列针对性的肃贪行动使反对阵营瘫痪、阿尼斯和穆海敏组合无法获提名为候选人,导致他们的支持者上街示威,否则不会引发问题。而比起肃贪行动影响到政府的颜面,我更担心的是佐科和阿尼斯双方支持者之间的冲突。”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