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印尼总统大选

侧记:台上台下两种气场 观吉布兰多层面纠结

印度尼西亚副总统候选人、印尼总统佐科长子吉布兰在第二场副总统候选人辩论上,就能源和农业等课题阐述观点。(陈渊庄摄)
印度尼西亚副总统候选人、印尼总统佐科长子吉布兰在第二场副总统候选人辩论上,就能源和农业等课题阐述观点。(陈渊庄摄)

字体大小:

空间不足一个篮球场的媒体中心里,约60名来自印度尼西亚各大媒体以及国外的记者,坐在电视荧幕前,收看场内印尼副总统候选人辩论的直播。其中一名候选人格外引人注意,每当他挑衅对手,不是有记者拍手称绝,就是有人喝他倒彩。

他是场上三名候选人中年纪最轻的吉布兰。本以为星期天(1月21日)这场辩论围绕能源和农业等较枯燥的课题展开,相对前几场辩论会中规中矩,没想到却因为他在场上屡次采取主动向对手发难,给辩论增添了不少火药味。

他的第一炮,让民族复兴党主席穆海敏措手不及。穆海敏当时就气候变化对农产品影响的专家提问作答,没想到被吉布兰点评:“回答得真好,直接从小抄上念出来的。”

穆海敏也不甘示弱,在之后的环节几次把大家的注意力引到围绕吉布兰的争议性话题上,包括他因宪法法院裁决才获得参选资格,以及被指学历造假的旧事。只见36岁的吉布兰微笑回应,丝毫没有气急败坏。

12月22日的第一场副总统候选人辩论后,大家就对吉布兰刮目相看,因为他在辩论中抛出一些专业名词,问得对手语塞,一改外界之前对他“畏怯辩论”的既定印象。不过事后也有些人批评,这么突袭对手,让对手难堪,终究有失君子之风。这显然也有违爪哇人性情温和,待人彬彬有礼的性格。

吉布兰(右)在辩论中,作势弯腰去瞄政治、法律与安全统筹部长马福德(左)的讲台上有没有准备“小抄”。另一名副总统候选人是民族复兴党主席穆海敏(中)。(陈渊庄摄)

来到星期天晚上的第二轮较量,吉布兰故技重施,要求穆海敏和政治、法律与安全统筹部长马福德阐述对“磷酸铁锂电池”和“绿色通膨”的看法。这回,他还作势弯腰去瞄马福德的讲台上有没有准备“小抄”,在外界看来不免有戏谑的意味。

对手这次显然有备而来,不愿在专有名词上正面交锋。马福德说吉布兰的问题“不值得回答”,穆海敏则回呛“我们不是小学或中学级别”。

印尼总统候选人雅加达特区前首长阿尼斯(左)与副手穆海敏(右)在副总统候选人辩论结束后,在场外接受媒体采访。(陈渊庄摄)

台上锋芒毕露的吉布兰,每次发言完毕,便立刻恢复面无表情的状态。这应该算得上是他的常态,新闻画面里的他向来没太多表情,显得拘谨,与辩论场上信心十足、滔滔不绝的形象截然不同。

辩论结束后,三组正副总统竞选组合一一到场外向媒体说话。吉布兰被问到如何回应对手指他言语间颇有冒犯时,只简短说了两句“留给观众决定”“我只是在交换看法”,全然收起了台上的盛势凌人。

印尼总统候选人、国防部长普拉博沃(前排左)和副手吉布兰(前排右)在第二场副总统辩论后在场外回答媒体提问。吉布兰的弟弟、印尼团结党主席卡桑(后排右一)也到场支持。(陈渊庄摄)
印尼总统候选人、中爪哇省前省长甘查尔(左)与副手马福德(右)在副总统候选人辩论后,在场外接受媒体采访。(陈渊庄摄)

台上台下两种不同的气场,让人看出吉布兰多个层面的纠结。爪哇文化讲究为人谦卑,以及小辈对长辈的尊敬,因此常常看到吉布兰在辩论前后都向包括对手在内的政坛前辈一一90度鞠躬问好。但在照顾到文化规范的同时,他又丝毫不能在这场选战中示弱,甚至为了回应外界给他贴上的“阿斗”标签,还必须在辩论中先声夺人,抢占先机。

更关键的是,身为总统的长子,无论参选什么职务都会吸引外界目光。吉布兰的政治生涯与佐科一脉相承,他同时还面对外界对于他是否能走出父荫、独当一面的眼光。

副总统候选人辩论开始前,普拉博沃和吉布兰的支持者在场外唱歌和喊口号,为候选人造势。(陈渊庄摄)
中爪哇省前省长甘查尔和副手马福德的支持者也在场外喊口号,炒热气氛。(陈渊庄摄)

有些人认为吉布兰高冷,也有与他有过交集的人反映他友善、务实、不喜欢作秀。可以看出,吉布兰在这次选战为了自己、为了团队和为了家族,形象上的一张一弛之间也非常谨慎。无论如何,这场选战对他来说必定是一场历练。

辩论结束时,发生了耐人寻味的一幕:六名正副总统候选人都到台上,选举委员会成员也上台向他们致意,不料其中一名成员上台时不小心绊倒。吉布兰虽然位置站得最远,却是唯一上前搀扶的。虽然只是个简单、发生在瞬间的举动,但吉布兰这一扶,说不定也在围绕他的非议中扶了自己一把。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