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科基建项目推动了经济发展抑或沦为白象?

2023年12月20日,印尼总统佐科(左一)视察新首都努山达拉的建筑工程,并与一些建筑工人和年轻环保人士一起植树。(取自印尼总统秘书处网站)
2023年12月20日,印尼总统佐科(左一)视察新首都努山达拉的建筑工程,并与一些建筑工人和年轻环保人士一起植树。(取自印尼总统秘书处网站)

字体大小:

(雅加达彭博电)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10年前上任之初提出,印尼要发挥潜力,首先必须建设广泛的交通基础设施,包括机场、铁路和公路,将印尼1万7000多座岛屿衔接起来。

他耗费将近8000亿美元(1.07万亿新元)推动基建,建了16座新机场、18个新港口和超过2000公里的收费大道。他花在基建上的预算占国内生产总值的5%至7%,远高于二十国集团的平均1%。

如今随着佐科任期即将结束,他的基建项目面对究竟是带动了经济发展,还是沦为白象工程的仔细审查。

佐科去年9月受访时说:“基础设施建设不会立即带来效益,选择在于要现在建还是以后才建。我选择现在就建。”

不过批评者称,佐科政府的不少基建项目华而不实。西爪哇省的克塔贾蒂(Kertajati)国际机场耗资4.9万亿印尼盾(约4.14亿新元)兴建,2018年启用,至今机场空荡荡,偶尔有飞往吉隆坡和朝圣地点的航班。由于航班少,机场反而成了拍结婚照的热门去处。

最靠近这座机场的万隆市在100公里外,两地没有公共交通,虽然高速公路已开通,但开车需要至少一个半小时,一些人宁愿到航班更多的雅加达机场。

2018年启用的克塔贾蒂国际机场距离万隆市100公里,航班不多,一些人宁愿到航班更多的雅加达机场。(档案照片)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基础设施专家苏菲卡指出,佐科的很多基建项目事前缺乏良好的策划和计算,以致一些项目完成后使用率低。

在苏门答腊北部,一段74公里收费大道往来车辆少之又少,部分路段甚至成了人们学车的公路,或牛群栖息处。

负责此项目的国企Hutama Karya透露,收费大道平均每日交通量只有预期目标的60%,收益率仅5.53%。

偶尔使用这条大道的技工伊尔万说:“有这条收费大道是好事,没有也无妨,我不认为它起了很大的作用。”

兴建中的新首都努山达拉至今仍吸引不到外资。反对党已经为佐科野心勃勃的迁都计划贴上失败的标签,连佐科所属政党的党员也有同感。

曾在佐科内阁担任部长的经济师里扎尔说:“我不得不‘佩服’佐科总统,他已经知道这个项目行不通,没有外国投资者感兴趣,他仍在自卖自夸。”

摄于去年11月、建设中的努山达拉新总统府。总统佐科的计划是在15年内将努山达拉建设起来。(档案照片)

报道指出,佐科确实有一些基建项目是成功的,例如跨爪哇高速公路和缓解雅加达交通拥堵的地铁轻轨系统。

一个潜在问题是,佐科政府让国有企业负责这些基建,虽然基建债务不直接反映在政府财政预算案上,但如今这些国企背负沉重债务,最终买单的还是印尼人民。

印尼五大国营建筑企业2020年负债额创新高,达295万亿印尼盾,2022年债务为287万亿印尼盾,是10年前佐科上任时的六倍有余。

印尼央行自2022年以来已加息250个基点,加重了这些国企的再融资成本。今年年底,它们面对的到期债务总计逾10万亿印尼盾,2025年至2029年还有30万亿印尼盾债务到期。目前已有两家国企开始变卖资产,尝试推迟偿还债务。

印尼财长慕燕妮已表明不会轻易动用财政资金拯救这些国企,它们须自行与债权人商议重组债务。

新总统上台后会否继续推动佐科的基建项目,备受关注。三名总统候选人当中,普拉博沃和甘查尔承诺继续推进迁都计划,阿尼斯则意向不大。

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西瓦格指出,印尼下一位领导人任务繁重,许多基建项目在筹划中,政府若要止损,须尽快评估哪些项目值得推进,哪些须腰斩。

他说:“账单要来了,总得有人出钱买单。”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