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总统大选倒数
2024年印尼总统大选

印尼特稿:在改革气势中上台 临交棒前留败笔——选民心目中的总统佐科

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被指有意建立政治王朝,引发知识分子抗议。数百名大学生星期一(12日),走上日惹街头示威。(法新社)
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被指有意建立政治王朝,引发知识分子抗议。数百名大学生星期一(12日),走上日惹街头示威。(法新社)

字体大小:

他在2005年以改革者之姿初入政坛,不到10年就完成了从梭罗市长到总统的三级跳。佐科是印度尼西亚的现代政坛传奇,他九年来领导国家大步前进,建立了政绩与崇高声望,却在执政的最后一年,被质疑扼杀了扶持自己成就大业的印尼民主。

星期三(2月14日)是印尼总统大选投票日,近2亿零500万名选民将选出佐科的继任者。佐科时代也将在今年10月他卸任时划上句点。回顾过去10年,受访印尼民众普遍肯定他的贡献和亲民作风。

选民利查(19岁,肉品厂雇员)告诉《联合早报》记者,佐科任内推动轻轨、地铁和高铁的建设,印尼经济在他的领导下取得进展。佐科出席国际舞台,以东道主姿态成功主办二十国集团峰会(G20),在国际上擦亮了印尼招牌,也让利查留下印象。

“我很尊敬他,因为他会用心聆听民情,他也很受人民爱戴。”

迁都至东加里曼丹省,是佐科任内的重点项目。项目第一阶段目前已完成近七成,但当局计划通过向私人企业和富国政府募集新都项目80%建造费,能否争取到足够外资仍是未知数。

来自西爪哇省茂物(Bogor)的劳动工作者迪安(38岁)认为,佐科任内让人留下印象的只是基础设施建设,但中低阶层却被忽视。

“我们小市民要的是感受到公正和平等,不只是建一两座城市……现在的基础设施建设只让企业受益,人民都感受不到直接的影响。”

草根出身是佐科身上的鲜明特征。他出身贫寒,曾经营家具店生意,2005年以政治素人身份步入政坛,当选梭罗市市长,之后在2012年当选雅加达特区首长,为充斥政治世家和权贵的印尼政坛带来新气象。他在2014年当选总统,成为印尼新政治与民主的标志,甚至被一些西方媒体比喻为“印尼奥巴马”。

佐科在2019年成功连任,目前领导的执政联盟在印尼下议院占据82%议席,为他推动各项建设项目提供有力支撑。

中爪哇省普沃勒佐(Purworejo)选民加卢(37岁,英文教师)说,印象中,佐科的座右铭就是“工作,工作,工作”(kerja, kerja, kerja)。佐科第一任期的内阁,便称为“工作内阁”,实实在在为人民谋福祉的形象深深烙印在民众心中。

加卢说,佐科过去九年里交出的成绩单非常亮眼。“不过我今年真的对他很失望,因为他为了让自己的儿子当上副总统候选人,操弄司法。”

去年10月底,距离正副总统候选人开放登记前,印尼宪法法院通过了具争议的裁决,裁定未满40岁者如果担任民选公职,就不受年龄限制。这为佐科的36岁长子、梭罗市市长吉布兰扫除参选障碍,吉布兰之后也一如外界猜测,与国防部长普拉博沃搭档参选。在裁决中投下关键一票的,正是当时担任宪法法院首席法官的佐科妹婿安瓦尔。

学者:多数批评仅限于网络空间 佐科人气依旧很高

这件事引起知识分子和民主人士的不满,佐科被指意图建立自己的政治王朝,这场争议也很快就在选战中占据视线。从1月底至2月初,一些大学教授发声呼吁佐科保持中立,也有上百名大学生上街示威,表达同样的诉求。不过,这些声音主要集中在精英阶层。

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资深研究员、印尼研究项目兼任项目主任刘敏丽说,外界目前不认为印尼会再次上演类似1998年拉垮苏哈多政权的抗议活动。虽然不排除出现一些暴力冲突的可能,但多数对佐科的批评声音仍仅限于网络空间。

“它充其量只是对佐科的轻度指责或使他的名声稍微受损,而且仅限于政治上自由派及学界和公民社会群体。他还是很高人气的总统。”

刘敏丽预见,对佐科的不满情绪会一直滋长,直到他10月卸任为止。普拉博沃如果当选,不满的声浪还会延续。

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印尼研究项目客座资深研究员雅努阿尔(Yanuar Nugroho)则说,因为有了吉布兰参选资格的争议,普拉博沃如果胜选,他的政府也会从一开始就处于道德危机,企业也会质疑印尼的执法能力。

“佐科造成的最大破坏,就是通过民主方式扼杀民主。作为在改革诉求中诞生的领袖,他的声望明显受损。”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