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高庭裁定吉打州禁博彩业违宪

由伊斯兰党执政的吉打州政府决定从去年1月1日起,不再发放及更新博彩业公司的营业执照,州内45家博彩投注站被迫关闭。(档案照片)
由伊斯兰党执政的吉打州政府决定从去年1月1日起,不再发放及更新博彩业公司的营业执照,州内45家博彩投注站被迫关闭。(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马来西亚吉打亚罗士打高庭裁定,吉打州政府不发放及更新博彩业公司营业执照的决定,违反了联邦宪法。高庭批准马国三家博彩公司的司法检讨申请,并下令州政府及州务大臣等四造须赔偿业者的损失。

据《星洲日报》报道,亚罗士打高庭6月20日裁定,吉打州政府在2021年12月8日的州行政议会上,通过从2023年1月1日起不发放及更新博彩业公司营业执照的决定,已超出法律权限(Ultra Vires)。

法官玛哈詹宣读判词时指出,根据联邦宪法第73、74、75及80(1)条文,吉打州政府的决定不合法,必须撤销。

法官也下令答辩方吉打州政府、州务大臣莫哈末沙努西、亚罗士打市政厅及市长尤斯里须作出赔偿,以弥补起诉方无法营业期间所面对的损失。

吉打州政府已入禀上诉庭,要求暂缓执行这项判决。

马国宪法专家尼占巴希尔律师(Nizam Bashir)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高庭是根据宪法条文,裁定吉打州政府无权作出禁赌的决定。“高庭的判决立下了先例,今后在涉及赌博执照的课题时,这是各方须考虑的因素。”

另一名宪法专家陈有利向《联合早报》分析,马国是联邦体制国家,宪法规定了联邦政府及州政府的权力分配。

也是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学院兼任教授的陈有利相信,高庭是依据联邦宪法第九附表做出判决。第九附表的联邦清单(Federal List)中阐明,贸易、商业和工业事务属于联邦政府的权限。“宪法也赋予联邦政府制定刑事法律的权力。换句话说,联邦政府可决定赌博是否合法,以及是否发放赌博执照。”

陈有利认为,吉打州政府早前决定禁赌,相信是基于第九附表的州清单(State List)也阐明,具有地方特色的服务,包括剧院、电影院和公共娱乐场所的执照,属于州的管辖权。

“不过,我们不可独立解读这个条文,而是必须参照宪法的整体内容。宪法阐明,赌博是否合法是联邦政府的权力。”

吉打原本有45家博彩投注站,但随着伊斯兰党州政府从2023年起落实禁赌政策,州内所有投注站因无法更新执照而关闭。

据《中国报》报道,博彩公司星期三(7月10日)将召开联合记者会说明情况。

尼占巴希尔说,虽然高庭作出了对博彩公司有利的裁决,但吉打的投注站能否重见天日还是未知数,因为还须等待吉打州政府的上诉结果,案件之后也还须经过审理。

另一方面,亚罗士打高庭的裁决是否也会影响玻璃市州博彩业的命运,备受各界关注。

去年7月,博彩公司入禀法庭申请司法检讨,指玻璃市首府加央市议会不允许更新投注站执照的决定违宪,除了造成投注站员工失业,还侵犯了非回教徒的合法赌博权益。不过,加央高庭今年1月驳回申请,博彩公司随后提出上诉。

玻璃市原本有六家博彩投注站,随着最后一家投注站今年3月6日关闭,玻璃市正式成为马国第四个全面禁赌的州。这也意味着国民联盟执政的吉兰丹、登嘉楼、吉打和玻璃市,已全部实现零赌博中心的议程。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