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病口服药能否带来抗疫拐点?

(图/默沙东)
(图/默沙东)

字体大小:

疫情暴发近两年,昨天(10月6日)我国与美国药剂公司默沙东(Merck,又译为“默克”)达成供应与采购协议。冠病口服药的出现,似乎给抗疫疲乏的国人打了一剂强心针。

冠病口服药的作用原理是什么?它的效力如何?是否能取代疫苗?谁能服用冠病口服药?还有哪些国家将购买冠病口服药?

冠病口服药正式投入使用前,本文将就上述公众最关心的问题给出解答。

冠病口服药如何发挥作用?

此次与我国达成协议的默沙东公司口服药molnupiravir,是全球首个获批上市的冠病口服药。

Molnupiravir并非一种新药,2013年由美国埃默里大学研发,用于治疗马脑炎病毒感染。后来被发现可以抑制多种核糖核酸(ribonucleic acid,简称RNA)病毒的复制。

冠病病毒也属于RNA病毒,而molnupiravir是一种RNA聚合酶抑制剂。RNA聚合酶是RNA病毒遗传复制的关键酶,molnupiravir正是通过抑制冠病病毒的RNA聚合酶,达到改变病毒的遗传信息,从而抑制冠病病毒的作用。

根据默沙东10月1日公布针对775名病患的临床三期试验结果,molnupiravir可将冠病高危人群的住院和死亡风险降低约50%。另外,默沙东还表示,molnupiravir对包括德尔塔病毒在内的所有变种病毒都有效。

美国药剂公司默沙东实验室。(图/默沙东)

谁该服用冠病口服药?

受访的传染病专家认为,molnupiravir投入使用后,将主要用于轻症阶段,因为此时病毒正快速复制,且免疫系统尚未建立防御,服用冠病口服药可以防止病情恶化。

新加坡国立大学医院传染病科高级顾问医生戴尔·弗斯尔(Dale Fisher)回复《联合早报》询问时指出,未接种疫苗、年长者和患有合并症(co-morbidities)的弱势病患,适合服用冠病口服药。

亚太临床微生物学与传染病学学会会长淡马亚(Paul Tambyah)教授也表示:“这款药物不适用于住院患者,对他们没有任何好处。”

目前,本地医院用于治疗冠病患者的药物由症状轻重而定。国家传染病中心临床主任苏安·华素(Shawn Vasoo)回复zaobao.sg询问表示,高危患者(有肺炎或有发展为肺炎风险的患者)主要使用的是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remdesivir)和抗体药物sotrivimab。重症患者(需要输氧的患者)主要使用地塞米松(dexamethasone)等类固醇药物和巴瑞克替尼(baricitinib)等抗炎药物。轻至中度患者(不需要输氧的患者)则主要接受支持性护理。

9月20日起,我国完成疫苗接种者若无严重疾病,可居家康复。(档案照)

口服药能否取代疫苗?

默沙东10月1日公布临床三期试验结果后,公司股价大涨8%,创五年来最大涨幅。反之,本周疫苗股票几乎全线受挫,最高跌幅超20%。

实际上,用于治疗冠病的口服药和用于预防冠病的疫苗属于两个不同的概念。在感染发生前,注射疫苗是最有效的手段。在感染发生后,才需要通过药物来治疗。因此,冠病口服药的出现并不意味着疫苗将被取代。

传染病专家梁浩楠医生早前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曾表示,在新加坡已有较高疫苗覆盖率的情况下,冠病口服药将能起到辅助的作用,尤其是可以在前线医生诊断阶段就提供有效的治疗药物。

与默沙东共同研发molnupiravir的医药公司Ridgeback Biotherapeutics总裁温迪·霍尔曼(Wendy Holman)也表示,冠病特效药的出现对于改变目前的冠病治疗方案有重要作用。目前感染冠病后需要住院,以后可以自己在家服用药物,不再需要到医院。

还有哪些冠病口服药?

全球研制冠病口服药的公司并非默沙东一家,有多款冠病口服药正处于临床试验阶段。

辉瑞公司的冠病口服药目前处于临床三期,不同于默沙东的RNA聚合酶抑制剂,辉瑞口服药属于3CL蛋白酶抑制剂,通过抑制冠病病毒的3CL蛋白酶来阻止其RNA复制。

中国开拓药业的普克鲁胺也正在中国、菲律宾等14个国家开展临床三期试验。普克鲁胺属于AR拮抗剂,通过抑制雄激素受体功能,来阻断冠病病毒进入宿主细胞。

中国的另一款中和抗体冠病口服药,则由中国防疫专家、工程院院士钟南山牵头,腾盛博药研制。根据其今年8月底公布的临床二期结果,该口服药可显著降低住院率和死亡率。

瑞士罗氏(Roche)研制的AT-527同样属于RNA聚合酶抑制剂,今年6月底已公布临床二期试验结果,临床三期结果预计年底前公布。此外,日本盐野义制药研发的冠病口服药也已进入最后阶段的临床试验。

还有哪些国家考虑购买口服药?

除了新加坡,多个国家已向默沙东订购冠病口服药或表达订购意向。

美国政府早前已达成供应协议,若molnupiravir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紧急使用授权,则将订购170万疗程,总价12亿美元(约16亿新元)。

10月5日,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宣布向默沙东订购30万疗程冠病口服药。10月6日,韩国也宣布将向默沙东订购2万疗程molnupiravir。

马来西亚、泰国、日本、台湾也表示,正与默沙东商讨采购事宜。

此外,默沙东还表示将通过协议方式向中低收入国家供应口服药物。

冠病口服药的出现能否成为抗疫转折点?

相比于早期可将住院和致死率降低70%至85%的单克隆抗体(monoclonal antibody)冠病药物,molnupiravir临床三期试验50%的数字并不高。但冠病口服药的出现,却为未来抗疫带来了更多可能性。

 

9月起,我国60岁以上年长者开始接种第三剂。(档案照)

早期获得美国食药局紧急使用授权的冠病治疗药物主要是面向重症患者,但molnupiravir针对的是感染初期的轻症患者。随着疫苗覆盖率增高,轻症患者数量增加,针对轻症患者的药物将成为主流。

另外,molnupiravir价格更为便宜。早期的冠病治疗药物如瑞德西韦,每人需2340美元,而molnupiravir定价为每人705美元,且无须静脉注射。

总之,冠病口服药的出现意味着在疫苗的基础上,抗疫又多了一重防线。在未来新的抗病毒药物问世之前,人类与病毒共存也多了几分底气。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