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诊所向未戴口罩者收取口罩费

宏茂桥六道的国际儿童及青少年医疗中心在门口张贴告示,表明诊所会向没戴口罩的来访者收取一角钱,再给他们提供口罩。(梁麒麟摄)
宏茂桥六道的国际儿童及青少年医疗中心在门口张贴告示,表明诊所会向没戴口罩的来访者收取一角钱,再给他们提供口罩。(梁麒麟摄)

字体大小:

目前到诊所求医的病患和陪伴者仍须戴口罩,一些诊所开始向未戴口罩的来访者收取口罩费,并要求他们戴上才可进入。不过,大多数受访诊所说,口罩费用不高,将继续免费提供。

新加坡今年2月13日起全面解除口罩令,不过,在有病患的地方、与病患面对面交流,以及为病患提供诊疗和护理时,人们还是得戴口罩。这些场所包括公共和私人医院、综合诊疗所、全科诊所、牙科诊所、中医诊所、洗肾中心、疗养院、检测与疫苗接种中心等。

对于没戴口罩的来访者,大多数医疗机构会无偿为他们提供口罩,但现在有诊所开始为口罩收费。位于宏茂桥六道的国际儿童及青少年医疗中心就征收一角钱。

收取口罩费是为提高公众防护意识

该诊所医生高宝堂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诊所征收一角钱口罩费,主要目的不是要病患承担成本,而是希望借此提高公众对传染病的防护意识。”

高宝堂强调,患者通常在求医前就已经知道自己生病,尽管不确定会否传染,但采取预防措施仍然至关重要。他说,诊所护士在患者来电预约时,会提醒他们要戴口罩,大多数预约者会记得。至于无预约的求诊者,虽然大多不会自觉地戴口罩,但也愿意付一角钱的口罩费。

国立健保集团综合诊疗所则是从今年8月底开始,在药房向病患和访客售卖散装的口罩,每个三角钱,之后打算在诊所门口装置自动贩售机。

国立健保集团综合诊疗所营运处处长陈美燕说,已预约的病患和看护者到来前,诊疗所都会发短信通知提醒他们戴口罩,也会在网站、社媒平台、诊疗所入口和内部张贴告示提醒。即便如此,诊疗所仍看到越来越多病患和访客不戴口罩。

公众对收取口罩费反应不一

对诊所收取口罩费,公众反应不一;一些认为合理,另一些则不支持。蔡艾伦(60岁,退休人士)认为诊所不应额外收口罩费,为患者提供口罩应当成看诊服务。

杨金成(69岁,退休人士)却认为,征收一点费用是合理的。这种收费类似罚款,能有效提醒人们生病时要戴口罩。他说,每个人都应有公共卫生常识,并负起社会责任。

对一般人来说,收费高低是个考量因素。陈子健(27岁,教师)认为,口罩费在五角钱以下可接受,若收费超过一元,他会先去买口罩,再前去求诊。

卫生部:由医疗机构决定是否收费 但收费须诚实透明

针对诊所收取口罩费,卫生部发言人受询时说:“卫生部没有要求医疗机构免费向病患提供口罩,2020年至2022年冠病疫情期间也不强制要求。鉴于社区中冠病感染率较高,戴口罩是社区冠病安全管理措施的一部分,医疗机构之前免费提供口罩,尤其是看诊后口罩可能会弄脏。”

卫生部指出,医疗机构可根据自己的运营模式,来决定是否要对口罩等消耗品收费。一般上,卫生部不会给这类消耗品定价,但鼓励医疗机构确保收费方式诚实透明。

大部分受询医疗机构和诊所说,目前没有收口罩费的做法,接下来也不打算这么做。实龙岗天职药房全科医生梁俊杰受访时说,他的诊所每天分发约一盒的口罩给未戴口罩的病患,大型诊所一天可能要分三四盒。一些小诊所可能无法承担,因此将费用转嫁给病患。

他说:“一些诊所可能已经用完之前卫生部所发的口罩,现在必须自己购买,因此可能要转嫁成本。一些诊所则可能不卖口罩,但会要求病患自行去买,戴好口罩再进入诊所,这么做既能避免增加任何的成本,也能避免触犯卫生部的规定。”

57医疗诊所合伙人徐宽医生说,约两三成的病患及家属需要诊所的口罩,诊所认为成本不高,会继续为有需要的人提供。

东北医疗集团首席医疗长吴治健则说,虽然集团不会为口罩收费,但鼓励病患自己携带口罩。他认为提供免费口罩不会对成本产生影响,反而能省下向病患解释戴口罩政策的时间,以及避免可能的摩擦。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