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文:新加坡外交政策必须始终如一

我国外交部长维文医生(左)在葡萄牙外交部年度外交研讨会上参与对话,主持人是葡萄牙外长克拉维尼奥(右)。(外交部提供)
我国外交部长维文医生(左)在葡萄牙外交部年度外交研讨会上参与对话,主持人是葡萄牙外长克拉维尼奥(右)。(外交部提供)

字体大小:

新加坡是开放小国,外交政策必须始终如一,让其他国家知道我们的想法、我们评估世界各地发展的方式,以及我们可以采取的立场,这也使我国成为可靠和值得信赖的伙伴。

我国外交部长维文医生星期四(1月4日)在里斯本出席葡萄牙外交部年度外交研讨会,并发表主旨演讲,分析了国际局势和新加坡取得成功的因素,也概括介绍了我国的外交政策方针。

维文从1月3日至6日在葡萄牙进行工作访问。根据我国外交部,维文在演讲中说,新加坡不像超级大国那样可以不一致,我们在里斯本的发言,必须与在北京、华盛顿或在任何其他国家的发言完全一致,甚至几乎完全可以预测。这使新加坡成为可靠和值得信赖的伙伴,也与我国要尽可能与更多方建立共同事业和友谊的外交政策相吻合。

我国外交政策的重点还包括保持国内团结、采取不受他人收买或欺负的立场,以及坚持维护国际法和多边主义。

在对话环节中,主持人、葡萄牙外长克拉维尼奥(Joao Gomes Cravinho)率先针对中美关系向维文提问,包括他是否与哈佛大学教授艾利森(Graham Allison)著书中提到的“修昔底德陷阱”那样,感觉中美之间开战是无可避免的。

维文答道,根据他与中美领导人的直接互动,他不相信他们任何人真的想开战,双方也不希望事态陷入无可阻拦的螺旋式升级,但他们之间缺乏战略互信。“我们最担心的不是故意挑衅导致战争,而是误判。”

他也指出,目前的中美关系同冷战时期美国与欧洲以及苏联之间的关系非常不同,因为中国和美国现在是处于同一套运作系统之中。

他说,45年来,中美在相同的技术基础上工作、在相同的全球经济环境中竞争、在研究与技术方面取得进步,因为它们在同样的学术范畴中分享。这使过去40年里,世界总体上迅速进步并拥有和平,也是过去20年通货膨胀和利率保持低水平的关键。

维文说,冷战时期美国要遏制苏联,等待着不可避免的矛盾发生、等着苏联分裂,这和现在与中国的情况很不一样。

维文认为,中美战争不是无法避免的。“如果冷静的头脑占上风,如果美国、欧洲、中国甚至俄罗斯有足够自信的领导和团结的国内政治,就有可能实现和平与繁荣。”

希望与葡萄牙合作 助东帝汶提升能力

葡萄牙驻东帝汶大使巴罗斯(Manuela Bairos)在会上提出有关东帝汶加入亚细安的问题。对此,维文说,葡萄牙在东帝汶拥有特殊角色,不只是因为东帝汶选择葡萄牙语为工作语言,还因为历史以及其他战略和经济原因。

他说,新加坡一直致力于协助东帝汶提升能力,希望就此与葡萄牙合作,例如展开联合项目,这样就可以借助葡萄牙在这方面的语言优势。“我也请求巴西提供帮助,因为他们和你们一样拥有语言优势。”

克拉维尼奥回应时说,葡萄牙完全有兴趣与新加坡合作,支持东帝汶加入亚细安,因为这对东帝汶今后的繁荣和长期稳定至关重要。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