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兰庙暂关闭翻新 研究员拓印庙内石碑做研究

余康博士正在拓印其中三块石碑上的碑文,以完整保留下石碑记载的资料,做进一步研究。(邬福梁摄)
余康博士正在拓印其中三块石碑上的碑文,以完整保留下石碑记载的资料,做进一步研究。(邬福梁摄)

字体大小:

本地庙宇里的捐款石碑记录的不只是捐款人和商号的信息,同时记载了新加坡珍贵的历史,应该获得妥善保护。

3月12日起关闭修复翻新

新加坡国立大学亚洲研究所(Asia Research Institute)宗教全球化研究群的研究员,今年初展开一项有关本地商人商号网络的历史研究,目前正在对金兰庙里的五块石碑进行拓片制作,要完整保留下石碑记载的资料,以做进一步研究。

所谓的拓片制作,是利用墨或其他染料,把石刻、器物等硬表面上的图案复制到纸张上。

落户中峇鲁金殿路近40年的金兰庙将从3月12日起暂时关闭一年,展开修复翻新工程。国大的研究员赶在工程展开前,对庙里五块相信有约200年历史的石碑进行拓片制作。

学者推断或是反清复明组织 以庙宇掩护逃难结义兄弟

金兰庙创建于1830年,即中国清代道光10年。有文史学家按照庙名中的“金兰”二字及石碑上的一些称谓,推断金兰庙可能曾是一个反清复明的组织,以道教庙宇来掩护逃难的结义兄弟。

余康博士是正在金兰庙进行拓片制作的其中一名研究员。他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碑刻中有大量商号及人名,可以同马六甲及本区域其他地方有记载的商号及人名连系起来,形成网络。

庞大庙宇网络背后也是个商业网络

“我们希望通过进一步研究,了解商号及庙宇之间的联系。这个庞大的庙宇网络背后,其实就是一个商业网络。”

新加坡于19世纪后期在东南亚的经贸网络中占有重要地位。余康指出,研究石碑的内容有助于理解新加坡在全球人口、商贸和资金流动方面所扮演的角色。

“不同庙宇的网络各异,又同其他网络交叉连接,包括本区域其他地方的庙宇网络,从中可以看出新加坡影响力的扩展与其中的变化。”

落户金殿路近40年的金兰庙将关闭一年,展开全面的修复翻新工程。(邬福梁摄)

拓片更完整保留碑刻原貌 结集成书可作研究资料

余康说,本地很早之前就已经有学者对庙宇石碑进行研究,为后世研究留下很多有用的资料。不过,最早期的资料多是手写抄录,可能出现对文字解读不一的情况。相比之下,拓片能更完整保留下碑刻原来的面貌。

他感慨地说,许多庙宇石碑如今已经下落不明,研究团队目前找到的只有151块。他希望日后能够把收集到的石碑拓片结集成书,作为其他研究可用的资料。

金兰庙原来坐落在丹戎巴葛一带,地段在1980年代初期被征用,最后搬迁到金殿路。

天花板老旧漏水 福建会馆委工程师检查并出资整修

负责管理金兰庙的福建会馆两年前委任工程师对庙宇进行检查,发现天花板老旧,且有漏水情况。由于庙宇多年来未进行大规模整修,福建会馆于是决定出资,展开全面的修复翻新,工程预料需时一年。

在金兰庙内供奉着的神主牌位约有1200个,在庙宇修复翻新期间会保管起来,过后会原位供奉。

由于金兰庙周围都是住宅,因此将添购两个环保焚化金炉,取代现有金炉,以减少烟雾排放、维持社区的洁净。环保焚化金炉设有全自动温控功能,并通过内置喷雾大幅度减低纸灰。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