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年长者搬迁后仍常回东陵福故地

本地一项研究显示,一些年长者从东陵福搬迁到杜生区后,仍十分怀念以往的生活环境和社交圈,会经常重回旧地吃饭、购买生活所需。图为东陵福具代表性的黑白店屋。(档案照片)
本地一项研究显示,一些年长者从东陵福搬迁到杜生区后,仍十分怀念以往的生活环境和社交圈,会经常重回旧地吃饭、购买生活所需。图为东陵福具代表性的黑白店屋。(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研究显示,由东陵福搬到杜生区的年长居民,仍习惯回到熟悉的故地购买生活所需和开展社交活动。

东陵福于2014年获选加入选择性整体重建计划,约有3480户受影响,一部分居民陆续搬迁到附近的杜生区替代组屋。新加坡国立大学文学暨社会科学院地理系教授、国大亚洲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何琳贻领导的一项研究显示,虽然杜生区也有超市、咖啡店,但一些年长居民仍会舍近求远回到东陵福采购,或和以前的街坊相伴回去叙旧。

41名55岁以上居民 参与三阶段调查研究

何琳贻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说,年长居民对于生活了十几、甚至几十年的东陵福一带,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感。搬家后,他们周遭的环境、设施和邻居等都改变,需要时间适应并融入新的生活。

共有41名55岁以上的居民参与这项调查研究。研究分为访问、七天的行动路线追踪和综述反馈三个阶段,参与研究的受访者会在离开家门后打开具有全球定位系统(GPS)追踪功能的设备,记录下行动轨迹,研究共收到35份有效档案。

何琳贻说:“年长者也有他们的情感和社交需求,以前的朋友邻居在搬迁后去往不同的地方,他们非常怀念以前的联结,在访问中也常提起过去的回忆,一些人会定期回去东陵福一带,去见朋友、吃心心念念的美食。”

通过行动轨迹和访问,研究人员也发现,交通的便利和可负担的车资,让年长居民愿意前往红山、女皇镇,甚至更远的地方。随着年长者数码技能提升,不少人也加入了社区邻里或者亲友的WhatsApp群组,建立起数码的连接。

明年1月完成研究 为利益相关者就年长者生活社交需求提供发展建议

这项研究预计将于明年1月完成,在年长者生活需求、社交需求等方面,为政策制定和利益相关者提供发展方向和建议。

一些人文科学的研究学者,也关注女皇镇保健区(Health District@Queenstown)年长者的福祉。

国大文学暨社会科学院心理学系贾里乐副教授领导的一项研究,计划对5000名居民开展问卷调查,这项长期研究还将对同一组受访者开展为期两年的观察,了解他们的变化情况,并对部分居民进行家访、焦点小组讨论,从而了解他们的各方面需求,提高年长者的生活质量、身心健康和社会凝聚力。

贾里乐受访时说,关注年长者的健康与福祉,不只是身体没有病痛,还要关注精神上、心理上的状况,让他们不仅长寿,也要活得快乐、有意义。

女皇镇保健区月底成立新活力乐龄站 让年长者为社区做出贡献

同样关注女皇镇保健区的国大日本研究系副教授汤玲玲说,如今很多人虽然步入乐龄,但他们也具有知识和能力的社会资本,因此他们不一定只是活动的参与者,也可以是发起者和组织者。

她透露,3月30日在女皇镇保健区将成立一个新的活力乐龄站,是本地首个以“居场所”(Ibasho)概念运作的活力乐龄站。

“居场所”的概念源自日本,旨在预防社会孤立,尊重长者的贡献,促进社会和代际融合。活力乐龄站不只要创建一个温馨舒适的社区空间,也提供一个场地让年长者有机会为各个年龄层的社区成员做出贡献。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