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人为什么不愿生孩子?

字体大小:

走进争议核心,听见不同声音。《双声道》视频系列探讨热议话题的两面观点,带来面对面的观点碰撞,实地走访让观众更贴近社会的不同温层。本期探讨新加坡人不愿生孩子,是个人的自由选择,还是因为负担太重而无奈放弃?

生育率创历史新低,新加坡人为何不愿生孩子?

刚卸下总理职务的国务资政李显龙,从2004年当总理开始就在鼓励国人生育,政府也这些年也持续推出和更新亲家庭的政策,然而这些年来,生育率还是持续下跌,去年首次跌至低于1的0.97历史最低水平,远低于2.1的人口替代水平。

据亚洲电视台与YouGov2023年发布的调查,在35岁以下的新加坡人当中,有52%认为在本地生养孩子太贵,因此不愿生育,而35岁及以上的新加坡人中,则有33%认为自己的年龄不适合怀孕或是养孩子。

制图/王宇晨

本期《双声道》从人工受孕的高龄妈妈和丁克族两个角度,探讨新加坡人如何看待生儿育女,以及在决定生与不生时有哪些考量。

为实现人生梦想放弃生孩子

蔡依桃(44岁,非盈利组织公关经理)27岁时结婚,同龄的夫妻俩在婚后17年一直没有生小孩,主持人杨全斌向她了解成为丁克族的背后原因。

蔡依桃(左)和丈夫结婚17年一直没有生小孩,她向主持人杨全斌透露成为丁克族的背后原因。(卞和摄)

蔡依桃坦言,她和丈夫并非一开始就有丁克的打算,而是在完成了人生想要达成的愿望清单后,经过近两年的思考才做出决定。

她说,自己一直想在国外生活一段时间,并出国深造完成硕士文凭,也希望出一本书。为完成这三个梦想,她在2010年跟随丈夫到美国生活两年,并出版了一本名为《拥抱美国》的旅游自传。

蔡依桃2010年跟随公干的丈夫到美国生活两年,也实现了出书的梦想。(受访者提供)

2012年,她只身一人前往台湾修读硕士学位。等毕业后回到新加坡,她已经37岁,错过了生孩子的“黄金期”。

蔡依桃说,那时她目睹了许多同龄人为兼顾事业与家庭分身乏术,也检视自己是否有抚养和陪伴小孩的能力。最终在38岁时,和丈夫共同做出不生孩子的决定。

她说:“许多时候,双薪家庭的家长不得不把教育和抚养小孩的部分责任假手于人,但我认为这并非最好的选择,如果要生,就要给小孩所有的时间和精力。”

39岁人工受孕也要生

本地艺人马艺瑄(40岁)今年初宣布通过体外受精(In vitro fertilization,简称IVF)成功怀孕,主持人张千雪向她了解成为“试管妈妈”的心路历程。

本地艺人马艺瑄(右)与主持人张千雪分享当“试管妈妈”的心路历程。(卞和摄)

马艺瑄2021年与丈夫结婚,婚后二人有计划想要小孩。不过到了2023年仍未成功自然受孕,因此,她在医生的建议下尝试做试管婴儿。

马艺瑄透露,虽然自己被认为是“高龄产妇”,但她并不觉得39岁生小孩很迟。

马艺瑄说:“现在开始感受到宝宝在我的肚子里面踢,我觉得这些神奇的力量是不应该用金钱来去衡量的。”(卞和摄)

“现在社会的趋势是,很多女性在35岁之前还要面对工作上的不确定性。到35岁之后,不管是物质条件还是未来发展都更加稳定,所以也越来越多人晚生。”

马艺瑄说,无论是在心理还是生理状态上,她都认为现在才是生孩子最好的时机。

如何对职场妈妈更加友善?

生育率低迷并非新加坡独有的现象。近年来,一些欧美国家兴起了“无孩”(child-free)的风潮。

国大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陈宝玲博士受访时指出,提高生育率的政府政策效果有限,原因是年轻人的生活理想已经改变了,很多男女都可以接受不结婚或生子。

“在发达国家,尤其是亚洲,提高生育率的政策效果都有限,因为当代年轻人的观念已经改变,结婚生子不再是必需品。”——国大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陈宝玲博士

她也指出,生育率走低,意味着社会老龄化的速度会更快,长期而言对经济发展不利。

现代女性对职业前景的重视不亚于男性,整体社会要如何帮助职场妈妈平衡家庭和工作?

陈宝玲说,我国的平均工作时间较长,加上女性通常在育儿和家务时付出更多时间,因此,雇主应考虑提供更灵活的工作安排。

“当女性员工需要临时回家照顾孩子时,是否在短时间内能找到同事来代班也非常重要,如此才能确保女性员工在兼顾家庭的同时不会影响职业前景。”

更多精彩内容,请观看本期《双声道》!

我们下一期应该讨论哪些争议问题?公众可以在我们的脸书、Instagram和YouTube留言,参与讨论。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