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马双边关系

100多年前,新加坡居民就已爱到新山过周末了

新元兑令吉的汇率不断攀升,促使新加坡人越来越爱到新山乃至西马各地休闲度假。其中,作为近邻的好处之一就是每逢马国榴梿丰收季,新加坡人可以组团到那里大快朵颐。(档案照片)
新元兑令吉的汇率不断攀升,促使新加坡人越来越爱到新山乃至西马各地休闲度假。其中,作为近邻的好处之一就是每逢马国榴梿丰收季,新加坡人可以组团到那里大快朵颐。(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新加坡人周末过长堤到新山购物、按摩、吃饭、洗车,并不是现在才有的事。早在20世纪初,新加坡居民就已喜欢到新山赌两手。

据新加坡国家档案馆的资料,在1900年代初长堤还未出现时,新加坡居民星期天搭渡轮到周末度假胜地新山,上赌馆赌博。为了吸引新加坡客,一些赌馆还为他们送上回程船票。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汽车工业迅猛发展,新柔两岸人民或搭巴士或开车过长堤去看场戏、吃个饭,是再普遍不过的事。每逢过年过节,长堤更是车水马龙。

新山老城区陈旭年街的协裕面包西菓厂东主林明进,可说是见证了长堤两端的变化。

协裕面包西菓厂创立于长堤开建的1919年,林明进出生于1953年,今年71岁,大半辈子在协裕度过。

“我年轻时,令吉兑新元是1兑1。我们那时候还去兀兰买水果和衣服,通常是走路过长堤去兀兰。

“1960年代,长堤旁的水门附近的水很清澈,我们在那边钓鱼。那时没有这么多车,也没这么多人。”

柔佛新山协裕面包西菓厂东主林明进喜见人潮在冠病疫情后回流新山旧城区,让这一带的商家生意都有起色。(邝启聪摄)

协裕面包西菓厂在新加坡消费者中颇有名气,冠病疫情暴发的那几年是该厂经营几十年来最困难的时期。所幸,这困难的一页已经翻过,林明进的生意已恢复到疫情前的八九成。

新加坡夫妇:新山消费既划算 又不影响生活品质

自2019年,黄之才(31岁,房地产经纪)和陈怡臻(29岁,顾问)夫妇每个星期或每两个星期会骑电单车或开车到新山一次,看电影、按摩或到新开张的餐馆品尝美食。这个习惯,只有在疫情期间中断过。

夫妇黄之才和陈怡臻经常骑电单车或开车到新山,图为两人在新山的士都浪海边。(邝启聪摄)
新山阿都拉达希路的酒店、夜店、餐厅与洗车中心林立。是不少新加坡民众喜欢到访的地方。(苏俊翔摄)

在他们看来,在新山消费非常划算。陈怡臻说:“在新加坡餐馆用餐,一般一人要花30元,但在新山,以同样价格能有更多选择,服务也一样好。”但她坦言,这也是新元强劲带来的好处,对新山人而言,物价或许不便宜。

张玮扬(32岁,数码营销经理)2014年考取电单车驾照时,纯粹是为了方便通勤。他后来开设工作室,为骑车爱好者打造个性化电单车,甚至组团骑车去新山、吉隆坡和麻坡游玩,光顾不同的咖啡厅。

张玮扬(蓝色头盔者)通常每个月会组团骑车去新山等地游玩,借此增进与彼此的友谊。(张玮扬提供)

张玮扬受访时说,去新山让他感觉能逃离新加坡的喧嚣,生活节奏放慢、心情放松。

他也说,长堤除了方便通勤,也带来商业和就业机会。“新加坡许多企业在一定程度上依赖马来西亚提供的服务和商品,如果没有长堤,这些机会是不可能实现的。”

新加坡旅客量大致恢复至疫情前水平

马国酒店业协会柔佛分会主席张迪为受访时说,目前到柔佛的新加坡游客量大致上恢复到疫情前水平。去年与前年约有1700万人次的新加坡人到柔佛旅游,与疫情前每年约1800万人次差不多。

张迪为认为,马国正在试行的QR码通关措施,有助解决第二通道与长堤的塞车问题,对柔佛旅游业有提振作用。

冠病疫情改变了新山地区的夜店与娱乐产业。柔佛娱乐商公会会长邓任明受访时说,新山娱乐场所在疫情期间被令关闭两年,虽然如今已经恢复营业,但保守估计只恢复到疫情前的五成左右。

邓任明认为,这是因为柔佛各地方政府未放松对娱乐场的许多限制,例如只能营业到午夜12时,对新加坡人的吸引力也就不如从前了。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