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报100

不止眼观四处 早报音频让读者耳听八方

字体大小:

做不到眼观六路

还是能耳听八方

《联合早报》#用听的

这是《联合早报》音频宣传片的标语,要强调的是受众不只能读和看,还能用听的方式饱览新闻资讯。

各项数据和趋势显示,音频产品这几年正在经历高速发展。这些产品能否跨出小众领域,成长为一大重要市场,也成为业内人士关注的问题。

早报的音频世界涵盖阅读功能、播客(podcast),以及有声书。

早报应用的文字转语音功能让读者听早报的文章,读者使用应用的阅读功能时还能选择播读的速度。

到底什么是播客?

英文词汇podcast最早可追溯至2004年,当时英国媒体用podcast来形容这个新平台。它由iPod(苹果播放器)和 broadcast(广播)两个词汇组成,指的是一种在互联网发布音频、视频等媒体文件的方法。用户通过简易信息聚合(Really Simple Syndication,简称RSS)订阅功能定期接收节目更新,并可以在线上或线下随时随地收听。中文世界把podcast翻译成“播客”。

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人们渐渐认识播客这个新平台,发现它也可以做得生动有趣且充满个性。许多业者和独立制作人开始进军播客,无论是节目的数量或制作质量,都大幅增长。截至2023年7月,全球有超过300万个播客,集数达1亿7000万,节目类型五花八门。全球播客受众偏年轻,拥有高学历,居住在城市。

《联合早报》财经新闻副主任胡渊文(左起)、财经新闻记者周岳翔与电台96.3好FM的DJ王德明在早报播客《理财万事通》分享理财与财经知识。(邬福梁摄)

早报也希望透过播客吸引更多海内外的受众,让受众有更多途径接收资讯。

虽然音频组到了2021年才设立,但早报在2018年已开始推出播客。

从2018年起,与96.3好FM 电台合作的《老总Group Chat》,每逢星期一至星期五每天邀请两名新闻室负责人,分享他们对于新闻时事的观点和见解。

每期讲解理财与财经知识的《理财万事通》,首集在2019年7月上线。国际时事播客《东谈西论》和文学播客《开卷》则相继在2022年初诞生。

除了制作固定播客节目,音频组也推出不同主题的特制播客系列,如《三言两语》《创造力》《新加坡财政预算案2023》等。受众可通过早报的网站、应用和各大播客平台收听节目。

从事新闻工作超过14年的早报财经新闻组副主任胡渊文,几年前开始参与播客的录制。她是《理财万事通》的常客,并与音频组的吴婉君搭档主持了《新加坡财政预算案2023》。谈到主持播客节目的经验,胡渊文说:“与日常的新闻工作相似的是,我们需要事先做大量功课,寻找合适的嘉宾。但与平时工作不同的是,与嘉宾的互动更重要,谈话内容更要保持浅显易懂。”

她还说:“音频感觉交谈会放轻松一点,嘉宾会更倾向于分享,录视频、尤其是华文视频,不少受访者都会偏紧张一些。”

早报副刊高级编辑陈素君是《开卷》的主持人之一。她说:“参与录制《开卷》不知不觉已一年多了。记得第一期就念错作者名字,在播出前一晚赶回报馆重录,现在回想起还是觉得好险。这也警惕我,无论是陌生或熟悉的字眼,有疑问一定要查字典,以免曲解诗人的意思,或破坏诗歌的韵味,编辑工作亦然。”

主持人陈素君为早报播客系列《三言两语》拍摄宣传照。(邬福梁摄)

陈素君也与副刊高级记者陈宇昕一起主持了特制播客系列《三言两语》。对她而言,《三言两语》是新鲜的尝试。

“一些在报章上读过的人物,如黄佳俊、高程锦,透过节目听到他们的声音,分享他们的观点,形象立即饱满立体起来。这,就是声音的魅力。”

接下来,早报音频组计划推出全新的新闻播客系列和视频播客(video podcast)。另外,也开始录制有声书,在数码时代为受众提供更多样化的视听选择。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